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

从一场CEO落泪的手机发布会说起

太客2018-06-16 15:44:33


说一场最近让我有些感动的手机发布会吧。当手机发布会看得足够多的时候(相信我,绝不是信口雌黄,一个月能看好几场),配置啊、价格啊很难再让我眼前一亮,反正总会有价格更低的、配置更吸引人的,反正一回头还是要买苹果的。。。


那什么会让你心头一紧呢?这事儿我还真没怎么想明白。


昨天我经历了这么一幕,ZUK第一代手机Z1发布会,发布会最后,CEO常程谈到孕育Z1的过程时泪流满面。事后他说,“不仅仅是压力的释放,而且真的很高兴、很爽”。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在开始退场的时候,他站在舞台的角落,深深鞠了一躬。


我之前对Z1也稍微有些了解,对它的认识停留在这是一款不错的手机,有几项功能会让你一拍大腿,“我靠,早就该这样了”,但是你要说多有感情,回头就能把手里的iphone扔了,似乎也没到那份儿上。


常程我采访多次,大大咧咧的,没什么CEO的架子,每天早上四五点准时会在微博上发个心灵鸡汤,七八点就到单位开始工作,闲下来就在办公室转圈,走到谁那儿就交流两句,还有就是经常混迹于QQ群和粉丝交流,微信群也经常开玩笑,发个红包还会“跪谢大家支持”。


对于他的性格,我倒是很有兴趣去揣测一二。常程是老联想,毕业后就在联想工作,做过平板,也做过电脑,做过技术,也做过销售,最著名的产品之一是茄子快传。


对于做手机这件事情,常程有很深的感情,最知名的一款是2013年在联想做的K900,但你知道,那是一款毁誉参半的手机。常程不否认,自己在联想手机做的工作是留有遗憾的,他一直认为联想应该能做出一款好的互联网手机,而ZUK就是他用来证明联想有这个能力,“(Z1)失败了我可能还会继续”。


去年中秋节,杨元庆和陈旭东、常程、姚映佳四个人去打高尔夫,晚饭的时候,杨元庆征询联想做互联网手机品牌的意见,常程痛快地答应了,他描述自己是“激进派里最激进的”,于是就有了ZUK这个品牌。


有了旭东做搭档,常程就想一门心思做产品,不巧的是,6月2日,旭东离职ZUK,重新回到联想任职移动业务总裁。常程被推到前台,但他骨子并不太喜欢抛头露面的工作。


常程现在做产品还是希望能够解决痛点,不是嘴上说出来的痛点,而是从用户中搜集到的,这点跟当时茄子快传出现的原理一样,是某一天感慨,“唉,传输文件好麻烦,要是有个××工具就好了”,于是茄子快传就出现了。


Z1也一样,他希望痛点是用户每天都在控诉的,比如电量问题,比如安卓手机越用越卡等等。为了找到这些痛点,常程让很多设计师深入到学校、公司中,为了研制一款好的降噪耳机,他甚至还让设计师去地铁观察,在外面嘈杂的环境下,怎么通过一款耳机保证音质呢?


槽点只有对比才可以发现,我也有一只降噪耳机,不是ZUK的。降噪耳机是需要充电,由于体积的问题,电池很小,即使充足电,耳机也用不了几个小时。而且由于耳机自带电池,所以比一般耳机都要重一些。


ZUK的降噪耳机有一个Type-C接口,这意味着耳机不需要电池供电,Z1的Type-C会给这只耳机供电,只要手机有电,就可以给降噪耳机充电。


还有一个拍大腿的功能,就是拥有五项交互功能的U-Touch键,所有深夜举着手机被砸过脸的用户一定对此期盼不已,你再也不用因为按左上角的返回键,而被掉下来的手机砸脸,所有的功能都可以通过Z1下方的U-Touch键实现。


具体来说一说,大多数的安卓机下面都是有三个键,从而实现类似返回上一步、打开主页面等功能,但是在Z1上面,home键将成为五键合一:指纹识别解锁、轻触返回上一界面、左右滑动切换最近打开的应用、单击返回桌面、双击打开任务管理器。


其实整款手机我最心水的就是这个功能了,昨天小用了一下,怎么说这种感觉呢?有点儿像苹果的指纹功能,不用不觉着怎么样,用了就一辈子也不想输密码了。。。



Copyright © 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