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

四面楚歌

懂懂日记2018-09-17 12:18:50

下午,带狗上山。

半山腰有家饭店,很场面,叫绿鹤山庄,本地数一数二的会所,前几年,要想在这里订个包厢,至少提前一周,如今呢?生意萧条了很多,反腐反的。

这里有个很大的停车场,有监控,有保安。

我喜欢把车子停在这里。

我把狗放出来,任它跑一会,它很温顺,保安也很喜欢它,奔跑吧,骚年!

我爬上车顶,准备把自行车卸下……

在车顶,我看到有个男的在逗狗,说明他是爱狗之人,我家狗狗也蛮兴奋的,被他挑逗得一蹦一蹦的。

这男的一看就像搞艺术的,戴个墨镜,头发略长,戴发卡,年龄40岁左右,穿了一条红裤子,一双像老北京布鞋式的皮鞋,没穿袜子。

他抬头,看到我在看他。

他笑了笑。

我看他脸通红,喝酒喝的,厕所在这个方向,他应该是过来上厕所。

突然我觉得很面熟。

我问,你是不是那个……

他一微笑,没否认,那就是肯定。

我说,哇,遇到名人了。

他双手抱拳笑着说,过奖了,过奖了。

很谦逊,一看就是学过传统相声的,礼节做得很好,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

他在节目里出镜不多,有点类似相声里的捧哏角色,这个节目在山东的收视率太高了,农村老头老太就喜欢看这些,所以大家对里面偶尔出现的角色都是耳熟能详,感觉很亲切。

我在纠结,要不要合个影?若是被拒绝了也蛮不好意思的,要不要让他牵着我家狗狗拍张?

纠结中,他去上厕所了。

上次,我在这里遇到过刘大成,就是那个农民歌手,按理说,名气不大呀,能有啥轰动?他来时,几条马路都堵了,不是火不火的问题了,是太火了,次日我还写了一篇文章,任意一个不起眼的明星,都有一群铁杆粉丝,超出我们常人的理解。

在红裤子上厕所期间,我在反复地演练,一会该怎么表达才好?

我想拍张照片拿回家,给我父母看看,他们都是他的铁杆粉丝,红裤子不知道是大便还是呕吐,在里面待了很久。

这期间,一个少妇带着一个女孩出来了,少妇打扮的很时尚,一看就像大城市来的。

小女孩五六岁,她过去逗狗。

我急忙过去把绳子给套上,把狗牵在手上……

这个小女孩有些不友好,弯腰拣石头扔向狗狗,我对着她妈笑了笑,意思是你要管管,不能这样,狗对人弯腰是有条件反射的。

她没懂我的意思,在拍照。

狗狗朝小女孩吼了几嗓子,我又呵斥了狗狗。

红裤子出来了,我以为他们是一家,但是看他们打招呼的方式,我确定应该是同事关系,我刚准备去索要合影,狗狗不听话,朝小女孩吼了一嗓子,因为小女孩又朝它丢石头了。

我还没来得及训斥狗狗。

红裤子先来了,皱着眉朝我很不客气地说了一句:牵远点,牵远点!

那口气,那神情。

一瞬间,我的火接着起来了,但是我马上克制住了,只是在心里默骂了一句:草,啥玩意?喝了几杯猫尿不知道东西南北了?哪轮得到你如此训斥我?你算老几?

我啥也没说。

牵狗,推车走了。

爬坡,越想越来气,平时轻松翻越的小山头,爬不动,总觉得要休克,我能感觉到的不是心脏在跳动,而是全身都在跳动,气的!

我把车子一扔,扶着树休息一会。

我心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一个说,原谅他吧,他只是喝了酒,说话冲了一点,无意的,无意的。

一个说,他就这B样,得瑟惯了。

事小吧?

很小,只是被人说在脸上,让我觉得下不了台阶,按理说,大丈夫应该能伸能屈,胯下之辱都能受得了,咋包容不了这些呢?

主要是,平时我们没有接受过压力测试,一直都是被宠着,被疼着。

我试着让自己原谅他。

可是,再也原谅不了了,想起他,想起那个节目,我都觉得恶心,心想,当年我咋喜欢看这么弱智的节目呢?

2013年,我去深圳拜访了一位畅销书达人,专业类图书累计销量近百万册《小艾上班记》,为一个系列,理论上应该很红吧?不红!她不做活动,不接受采访,不见粉丝,更奇葩的是她竟然是一位上班族。(过百万是什么概念呢?一般作家的图书首印发行量也就在5000册左右,1万册以上就算畅销作品。)

我去找她,她算是很给面子了,特意请了一天假。

她认为,我跟读者走得太近了,她没有见过真正意义上的读者,她认为作者与读者之间应该是有物理隔绝的,否则会影响读者对作品的专注度。

那时,我哪理解得了这些?正在春风得意,接受大家的膜拜,平身~

现在回头想想,她真是大智慧。

山上有处果园,大叔在除草,我打了个招呼,他对我没印象,以为只是礼节性的招呼,他继续干活。

他是我车友的爹。

我车友是女生,叫桂晓,87年的,戴个眼镜,甚是斯文,个头不高,很瘦弱,有90斤?山大中文系毕业的,在本地报社工作过,后来去二线城市考了公务员,先是在基层,后来进了核心区域,做文字工作。

据说,她父母现在在村里走路都横着走,仿佛是家里出了大干部……

她在本地工作时,经常参加骑行活动,我们俩貌似又是同行,就慢慢走近了,最初她对我很不屑,后来慢慢被我招安了,她参加骑行并非是因为喜欢骑行,而是为了找对象。

多亏没找到。

否则也考不到二线城市了。

从15年开始,她跟着我学写作,算不上学吧,就是她写了文章发给我,我只发表读后感,类似日记性质的,我要求的很简单,字数要少,长了我没兴趣看,同时不要忌讳什么,我看过就忘了,所以什么都可以写。

所以,我知道她很多秘密,包括药流的感觉,像拉大便一样,孩子出来时,能看到孩子的模样了,有手有脚,还是个男孩,当时也没觉得有啥,后来做过几次梦,梦到过这个娃。

这是她读大学时的事。

很多人都经历过,当然未必会写出来,写出来本身就是一个释放的过程,也就慢慢地接纳了过去的自己与错误,她曾经被自己的错误折磨的整夜整夜的失眠。(她是基督徒)

去年,她给一个领导做秘书工作,领导也是女的,她们俩有很多矛盾,她只能写到日记里,她总认为领导到了更年期,动不动就发火,小题大做。

我给她的建议是:只阐述前后经过,不要情绪攻击。

就是你只需要把事写出来就可以了,我来帮你捋一捋,从而分析一下,领导为什么发火,发火的根源是什么?

例如,某日,她周末参加了别的科室的郊游,为此领导大发雷霆。

她理解不了。

我说,在一个单位里,站队是最重要的事,其实我们时刻都在站队,站队是褒义词,你千万不要觉得站队是贬义词,甚至错误地理解为了站队就是溜须拍马,就是狭隘,难道大家和睦相处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明争暗斗。

她说,我觉得没啥。

我说,你给了领导一个很重要的信号,你没有绝对站在她这边,站队有个重要的原则,就是排他性。

她觉得我也世俗了。

我说,站队的意思就是我跟着领导,我就只认他一个领导,对于别人,我不亲近,不疏远,跟谈恋爱是一回事,你跟一个男生好了,就不能跟其他男生密切来往了。

她说,我觉得没啥呀。

我说,别人觉得有啥,你不能拿自己的标准去解释。

还有一次,就是她在朋友圈发了一个采摘图,是领导带着她去陪客户,因为她发的这条朋友圈,领导又大发雷霆了。

她描述出来了。

我说,你呢,是领导的窗口之一,你的一举一动,你觉得只是你自己的一举一动,但是对于别人而言,那就是领导的一举一动,你的任一无意的动作,都可能引发众人的思考、联想,你其实不是你,你是万人瞩目的你。

她说,我理解不了。

我说,你什么都不做,充其量是不作为,但是只要你做了什么,就有可能做多,有可能做错,你可以看看上市公司的董秘,说话是滴水不漏的,字多了一个都容易被恶意解读,你其实就是上市公司的董秘,你的朋友圈就是我们窥探你与领导的窗口。

她说,你们咋想这么复杂?

我说,一点都不复杂,你跟着领导时,切记一点,手机不要随意用。

她问,在一个单位里人缘很好的人,为什么往往得不到提拔?

我说,因为这属于老好人系列,就是跟谁都很亲近,看似人缘很好,其实属于多面派,不管哪个领导上台了,先杀的就是这类人,因为你不站队,甚至跟对方关系也很好,不杀你杀谁?

才华很重要,阅历更重要。

我们家不管谁做客服,我都会叮嘱一句:不要多说一句话,你不说话无非就给人一种装B的感觉,无妨,但是你多说了一句话,可能就说错了,就会引发链锁反应,你要这么想,我们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被截屏。

别人骂你,无妨,莫生气,你要这么想,是骂的懂懂,不是骂的我。

这么一想,就开心了。

你不需要回应,也不用拉黑,你拉黑他不是激怒他吗?他心想,妈的,竟然敢拉黑我,看我不骂死你……

你不回应,别人觉得你是个怂货,骂累了,就没兴趣了。

曾经有位长者,过来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是哑巴国王的故事,讲的是阿拉伯一个民族,国王是个哑巴,但是他把整个国家治理得很好。

越不说,越有范。

今年春节,我再见到桂晓时,感觉她变化可大了,我问她看以前的自己什么感觉?她说感觉太傻太天真了。

现在,她身上就多了一丝成熟。

我跟她讲,每个人都有光着屁股的时候,无论是老百姓还是大明星,若是仔细推敲,都经受不起推敲,但是不能因此就觉得我们可以不改变不成长,过去无论你做过什么,都翻过去了,因为不可能回到从前了,但是要从中吸取教训,变得越来越好,不能说你以前吸烟喝酒过就不是好姑娘,而是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是否有所反思,是否有所改变?

觉得成年人的世界好复杂?咋到处都是勾心斗角?

为什么老百姓的世界里勾心斗角少?

例如我爹,一天扛木头才50元,谁会为了50元与他勾心斗角?权力越集中的地方,代表着利益越集中,那种角逐是你死我活的,若是上升到领土之争,那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

我们抱怨勾心斗角时,说明我们已经足够优秀了。

上周,我买了民生银行的股票,顺便研究了一些关于民生银行的野新闻,我看着都觉得蛋大,各方力量的角逐,甚至有人认为,理财案是内部人捅给媒体的,我突然觉得史玉柱也蛮可怜的,如此优秀的人在角逐中也可能落下风。

看这些文章,总觉得作者真是腹黑,世界哪有这么复杂?

但是看万科呢?

那可是真刀真枪的干,王石一直都是硬汉角色,是万科的形象代言人,都有可能随时被扫出局,他就是不好意思当着大家的面哭,否则早就号啕大哭了。

所以,有利益就有角逐,就有勾心斗角,要想清净,就学我爹,每天扛木头,没人跟你抢生意……

SUSU在我这里工作了两个多月,离开了,应该也是一肚子意见,因为我动不动就批评她,她觉得我小题大做,哪那么多事?至于吗?

主要矛盾点是三件事。

第一件,是她在文章下面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我认为,这不合适,因为公众号是公司的,不是你个人的。

她觉得这没啥,是有人留言问她要联系方式,她只是回复了一下,是为了更好地交流文章内容,而非刻意地吸引人气。

但是我觉得这是界限问题,至少应该告知我,但是她没有,我自己很少看那个帐号,因为我的焦点都在懂懂日记上,是读者向我反馈,我觉得有些小意外,按理说她不是这样的人,我每个月给她发这么高的工资,她不至于这么做,何况她说过自己是淡泊名利之人。

在讨论这个事时,除了我,大家都觉得我是小题大做,这有啥?只是留个联系方式而已,又没做广告。

第二件,他们出去成立新公司以后,要把公众号交接过来,她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写了一封告别信,说因为个人原因,以后不再运营了。

按照她的解释,只是给自己一个交代,给读者一个交代。

但是,我觉得这信是不合适的,等于你给这个公众号直接画上了句号,意思是以后不能继续更新了?我不能换人了?还有就是会引发大猜想,当年鲁能泰山的宿茂臻就演过这个戏,他退役得很突然,新闻发布会上哭了:我很爱鲁能,我还想再踢,可是我……

球迷读出的信息是什么?

妈的,他被排挤走了,当时老大是董罡,被球迷骂死了。

只能说她年龄小,很多事考虑的不周全,总觉得什么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其实这么做是不合适的,因为读者的想象力都是很丰富的,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你们是不是情人关系,是不是闹掰了?

可以这么说,你的一举一动,都可以引发海啸。

第三件,就不说了,否则就成人身攻击了,就是我觉得她与外界联系过于密切,有意无意就会让N多人了解到我们这边的一些情况,我们过于透明化,我总说她是胳膊肘朝外拐~

她的解释是,核心的东西我都没说过,可能别的我说过。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大家年龄都比你大,什么事不需要你说全,大家就能猜测出来。

你的一句很无意的话,就会传递出去很多的信息,当再反馈到我这里时,你知道我怎么看你吗?我们屋里就这么几个人,其他的几个都是本地人,她们跟读者没有半点交际,而你呢?仿佛跟每个读者都很熟悉,这是不合适的。

在我这里,真正需要修行的是简单,就是不乱动,不乱说,做该做的,学该学的,不要随意跟外界建立不必要的链接。

若是做不到,还觉得我过于谨慎,那只能说明你还是太年轻,需要历练。

当然,这只是引子,真正的导火索是她卖了一批书我不知道,后来有人找上门来了,我才觉得事大,把他们俩都说了一顿,腚疼说准备走了,以后不在这里了,SUSU说也走。

现在,他们应该都恨我,为什么恨我?

觉得我有病,精神病,不就是几本书吗?至于嘛?

等他们再在社会上历练几年,再回头想想今天的事,可能又是另外一番感慨,什么是界限,这个是需要拿捏准的。

我曾经跟SUSU讲过一个事,她觉得不可理喻。

假如你要联系A帮你做点事,A是我的朋友,你们也是因为我的缘故而认识的,你必须要告知我,至少在山东是如此的,倘若在我不知情的前提下,你们有了什么来往,我会觉得很难过。

但是,SUSU是这么想的,他是你的读者,我也是你的读者,我们是平等交往的,其次呢,我找他做事,我们俩都没动用你的资源。

好吧。

说实话,一群人每天围着我,我压力特别大,大家不远千里而来,就是希望能找个机会,而这样的机会在不断地破灭,对我也就渐渐地失望了。

大家都走了,我又回到了从前。

只剩两个老搭档了,一个会计,一个校正。

我跟SUSU反复强调过,不要随意发声,不要随意串联,一不小心就容易引发群体事件,因为你年龄小,很容易被人利用,会成为打开我最容易突破的窗口。

另外,不要享受那种被人崇拜的感觉,这是假象。

不要过于迷恋这些,这些东西会撑死你的,你驾驭不了,但是你觉得能驾驭,徐晓东之死的根本就是他只会打拳但是不会冲浪,不知道怎么应对风头浪尖,自己把自己糟蹋了。

驾驭,一定是循序渐进的。

你不用看别的,看我的日记就知道了,每年都有读者出头,每年都有撑死的,原本生活得好好的,突然信念放大了,想融资了,想扩张了,但是自己又不具备驾驭这些的能力,最终,轰然倒下了。

我看我自己的文章,都会有类似的感慨,就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朋友换了一圈又一圈,一批升起,一批落下,一批又升起,一批又落下。

这些事经历多了,每年都会成长。

我以前写的文章真是日记,就是今天谁来了,说了什么,讲了什么,但是我发现了一个现象,我提到谁,谁都会顺势冒出来。

后来,出了一件大事,有个做民间资本的,搞培训的,过来找过我几次,阐述了他的一些观点,当时我觉得真的很新颖,例如钱也是商品,而且是最畅销的商品,钱是有价值的,例如我有100元,你想用,那你要给我利息,为什么银行是最赚钱的企业,原因就在这里,这是一个人人都需要钱的时代,也是人人也可以成为银行的时代……

一听,有意思。

而且,他对我很好,我总觉得遇到高人了,就写了他。

陆陆续续有300多个读者去参加过培训,学费1万多,这些读者跟我走得比较近的有四个,一个是我们本地的大姐,开服装店的,现在已经找不到人了,说是人在云南,不知真假,偶尔QQ也上,负债近百万。

一个是做水泥生意的,原本开了辆十多万的小车,做了资本生意以后,两年的时间换了奔驰S320,现在呢?

说是学佛了。

没跑路。

还有一个小姑娘,她亏了30多万,父母帮着填上窟窿了,她一直希望我写写这里面的内幕,包括学员们争先恐后地想给导师生孩子……

她说,与钱最近的也是最黑的,什么奇葩事都有!

她是亲眼见过了。

还有一个,算是最安全的,就是一起去拉萨的那个,他胆子小,只做了房屋抵押贷款。

这些事出来以后,我特别自责。

两方面。

一是,我自己本身穷,很容易崇拜富人,而且不问财富来源。

我现在想起往事,觉得很多场面是很有意思的,例如一个女生带着男友开着卡宴来济南找我,我去帮人家开好酒店,问汉庭行不?人家只住五星酒店,又帮着联系了五星酒店,把钱给人家付了。

咱怕人家瞧不上咱,把济南能喊的资源型朋友都喊上了,陪着吃顿饭。

哈哈,幼稚不?

穷大方!

她要是忽悠我,肯定一忽悠一个准,你看我前些年的文章,两眼是放光的,对有钱人的那种崇拜,要是来个有钱人,我都觉得蓬荜生辉。

这也是后来为什么我反复劝说自己,一定要好好赚钱,一定要买辆宝马740,就是不轻易低头哈腰,咱也有了,就不会高看别人了,平视其实才是对人的尊重。

不谄媚是需要实力的。

二是,我很容易误导了读者,我崇拜谁,大家自然不自然地就会接受了我的引导,顺着杆就爬上去了,类似的演出还有一个叫皇后,做微商的那个,开了一辆奔驰G500过来的,我写了她以后,她去年赚了过千万。

我说的不夸张,可以问问微商圈的。

为什么?

我很容易被驾驭。

穷还容易滋生恶,不是羡慕,不是嫉妒,而是恨,所以我的文风里总是有些冷嘲热讽,表面上是防止读者上当受骗,其实是宣泄自己的嫉妒与恨,凭什么他这么SB的人都比我有钱?

那个理财的事发生以后,我的文风发生了一个质的改变,就是不再纪实了,改为半虚半实,移花接木,就是防止类似的事再次发生。

后来,偶尔也有类似的事发生,但是多是发生在回复里。

就是大家通过回复来推广。

出不了大事,小一点的三五万,大一点的一两百万,无论钱多钱少,大家对我的抱怨都轻一些,因为他们是私下认识的。

那次算是大的蜕变。

这次内部出了问题,我觉得是我自己出了问题,就是我贩卖了希望,总给人一种错觉,就是到懂懂家旁边租个房子,每天去他办公室坐着就有可能人生发生蜕变,即便是不发生蜕变也能学到很多东西,毕竟每天都有各地的朋友过来。

于是,我这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高峰期,十多个常驻的。

大家都在等待着什么。

这也是我最近想通的一些事,就是不能随意贩卖希望,而是要学会扼杀希望,避免当希望转变为失望时……

我觉得自己又成长了,很多很多。

以后,文章里渐渐地就不会再有人名出现了。

我是一切问题的源泉,出了问题原因一定在于我,其实大家都挺好的,只是我们对边界的定义有偏差,这些事发生了对大家而言都是成长。

2008年,我跟着出版社做活动,认识了一位医学界作家,她写了很多畅销书,很有名很有名,跟杨丽萍一样在一个美丽的边陲小城居住,慕名而去的人很多。

搜她名字,有一篇负面新闻,一个记者写的求医记。

我就问起了这个事。

她给我讲了前因后果,这个男的有体癣,让给看看,她给拿了一些药,十多块钱,这个男的又问能不能调理高血压,他妈有高血压,她就给开了几副药,一共是680块钱。

但是新闻里不是这么写的,是看个湿诊就花了680元……

我问,你有没有想过去澄清?

她说,没必要。

我问,当时你有没有想过他可能是暗访的记者?

她说,那小伙子特别老实,他说是从河北过来的,当时恰好是饭点,我们一起在旁边吃了个米线,还聊了很多很多,包括家里什么情况之类的。

想想挺恐怖的不?

恐怖。

当时,我觉得她应该解释一下。

而她认为,没必要。

昨天,我看了一篇写我的,我原本想解释解释,想了想,没意义,只会使事情发酵,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

过去我很在意这些,曾经也想过花点钱把负面消息都删除一下,后来想了想,其实真是无所谓,让别人对我更加八卦一些不好吗?若是懂懂浑身都是缺点依然值得关注,我觉得那才是真爱。

每个人都试图让自己清白、高大上。

我只能呵呵,像冯小刚一样白?

………文章完………

特别说明:

1、文章非纪实体,有虚有实,我不一定是我,所以,切莫对号入座!

2、文章有偿阅读,1200元/年。//每月送一本名家藏书,获奖作品、有签名、有印章、有日期,可收藏,可升值。//联系方式:微信:50404 (上夏)



Copyright © 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