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

《Thinker说》第三期聊聊从不止于思考的少数派

互联网最新资讯2018-12-08 07:22:27


坚持自己,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少数派—小丁

 

《少数派Ⅱ》火爆全网,让小编又认识了三个新的少数派。其实少数派不只存在于屏幕里,现实生活里也有很多。今天小编就给大家介绍一个身边的少数派——小丁。小丁既是知名小黑粉,也是《Thinker说》的嘉宾主持,透过他的自述,让我们了解一下作为少数派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少数派小丁的自述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山鸡……“


Hello大家好,我是小丁。听了上面这段《报菜名》估计您已经清楚我的身份了,什么?餐厅服务员?我谢您,送客! 开个玩笑哈…… 我是正经说相声的,不过确切地说,从前是说相声的。打从上学开始,我就和其他同学不太一样,当时流行买收音机,其他人用来学英语,我就爱听相声,听着听着,就走上这条路了。

或许也是因为,说一段相声,逗笑一群人,小时候看见别人笑,自己也觉得开心。就这样,说了整整七年,在圈子里有了一群固定粉丝,差点成了微博大V。最“如日中天”的时候,我不想干了。一来因为心中严肃的艺术被后来者们糟蹋,二来明白笑不是快乐。


后来,看了一个报道,中国抑郁症患者有9000多万(2014年数据),每年有将近20万人自杀。这样的数据其实对致力于欢乐的相声来说是一种讽刺。为什么我们说了那么多年相声,大家却更不快乐了。当时我正好接触了催眠治疗师这个行业,没有犹豫太久,就从一个相声演员,变成了一个心理咨询师。

再后来,又一次身份的转变来自一通朋友的电话——问我愿不愿意主持一档ThinkPad大型综艺、访谈、白话、扯淡、撕逼类节目《Thinker说》,开始的我一脸懵逼,但朋友告诉我,一个真正的Thinker,懂技术重要,但是不如懂思考重要,就像真正的少数派也不是数量的多寡,而是一种敢选择,敢思考,敢与众不同的精神。就这样我成了并不太懂技术的Thinker,顺利上位成为主持人。


因为是《Thinker说》主持人的关系,我抢先看了《少数派》这部纪录片,我看着张向东丢下CEO的头衔转而选择钻研一辆自行车,就像看到了自己放下了相声,不同的人生同样的选择,它让我更坚定地相信自己。

到底什么是少数派?不是逆流而行,不是哗众取宠,只是在该做选择的时候选择做自己,在成功之后继续开启下一个成功。但是,开启下一个成功之前,我还是《Thinker说》的那个逗比,这次我们的主题就是这部《少数派》。


看完小丁的故事后,小编觉得,真正有趣的人生本来就是一个不断选择的过程,有选择就会有舍弃和加减。这跟ThinkPad Stack传递的乐趣加减法不谋而合。而成功从说相声转身到心理咨询师的小丁和Stack都代表了一种会选择,敢舍弃,乐趣加减的少数派精神,这也是让我们不断思考的理由。

点击【阅读原文】去看看少数派的选择。

Copyright © 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