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

相望月牙,相忘天涯完结~txt全文阅读

喵小妹书屋2019-06-04 21:42:52

第一章 熟悉的身影             八月的绵州,虽然没有四大火炉那般的火辣辣灼人,可耳边也极少吹来那凉爽的风,焦躁的太阳直让人往路边一站就恨不得马上下大雨凉快凉快。  温书睿已经来到这个律所工作了近三年,可老板仍然让自己干着律师助理这个到处跑腿的职位,已经换了好几个资深律师带自己,但每一个律师在老板面前对自己的评价都是:让他去拯救世界可以,律师这碗饭,咱这位心眼单纯到极致的温大状还是得多练练。别的同学毕业一两年就基本可以独立接一些小案子,可跟那位三年熬成型的金刚哪吒一样,温书睿当的三年这个律师助理,与其说是助理,还不如说是苦力。  也不能怪那几位律师这样说温书睿,你让他去接见客户吧,他可以半天之内直接就把法律范围内该怎样维权该如何做一股脑全部告诉了客户,这还哪是什么按小时收费,明明就是无偿的法律援助。你让他去看守所约见嫌疑人,当得知自己要为之辩护的嫌疑人其实是个拐卖妇女儿童的人贩子的事情真相时,他可以在看守所里直接就对着嫌疑人也就是自己的客户大声咆哮,大骂他禽兽行为真是人人得而诛之,这还哪是为别人辩护,这分明就是要把别人给生吞活剥了。  按理说,咱这位温大状业务上这么不谙世事,那早该被律所给辞退了吧,可他也有个天大的优点,那就是吃苦耐劳而且效率极高,一份高质量的法律文书他可以眨眼功夫就给你写完,而且你挑不出半点毛病。别看他仍然混在单位的最底层,但他依然整天觉得自己的生活充实极了,除了那件烦心事。  当初放弃家里给他安排好的衣食不愁旱涝保收的工作,毅然决然留在绵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当初与蒋彤的约定,还是自己的那一股执念在作祟,抑或是为了远离唠唠叨叨的家人而图个耳根清净,答案貌似只有在ABC选项中选个D.  温书睿今年也已经二十七了,虽然时常勉励自己离三十而立还有三年老本可以吃,但家里的老父老母可从来不认这笔账,从他大学毕业就一直开始给他在家里张罗着对象,可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都找完了,温书睿依然是永远一个回答:不见。原因嘛除了刚开始的工作忙(这招最后被老妈用不回家见就断了温书睿粮草为威胁让他最后妥协见了一个,但依然没下文),到后来的女方与我八字不合、属相不搭、异地太远、性格要互掐等各种奇葩理由搪塞,也正因为如此,毕业三年,虽然家和绵州坐火车只有寂寞的抽完一根烟的距离,但他愣是三年回家不到十次。  今天又被自己的新师傅老刘使唤出来到法院送案件材料的温书睿正百无聊赖的在公交站台坐着玩手机,今天也是邪门了,平时几分钟就来的38路今天等了二十多分钟都没来一辆。天气如此焦躁,公交如此坑爹,温书睿怎能不暗自庆幸:多耽搁一点时间更好,等会回去可以直接下班了,多好,与其受老刘那更年期大姐姐的鸟气,还不如在这蒸免费桑拿痛快!  正当温书睿胡思乱想之时,又一辆38路公交车进站了,跟着拥挤的人群温书睿像提线木偶一样被人挤上了车,大气还没喘上一口,自己就跟车玻璃来了个亲密接触,这绵州的公交司机果然只信奉哪怕再难也要多装一个乘客的道理。在人们都在抱怨公交车太拥挤时,一阵吵架声传到了温书睿的耳朵。  “你这小姑娘好手好脚的看到老人家在一旁站着不知道主动让座吗”说话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大爷,而被他指责的是位看起来就老实巴交的小姑娘。“大爷,对不起,我腿今天去医院做手术了,这位置还是上一站的时候一个阿姨让给我的”小姑娘委屈的说到。“呵,现在的年轻人为了不让座还编造起借口来了,真不知道你爸妈是怎么教你的”。老大爷一副看穿了一切自信满满的样子。这时小姑娘都委屈的快哭了“大爷您能不能讲讲理,我是真的腿不方便”。  其实温书睿注意力被吸引到这边的时候就看到了姑娘臃肿的小腿,大热天的要不是腿脚真受伤了不愿让别人看见的话,谁会穿这么厚的长裤啊!温书睿想到这,再也看不下去了,大声的说到:“哎,都说要敬老爱幼,可现在的一些为老不尊的老年人太多了,还是有人说的好,敬老只应该敬有德之老,爱幼只应该爱有教之幼”  还在一个劲儿非要让姑娘起来给他让座的老者闻声,知道温书睿是在说自己,马上走到温书睿面前呵斥:“你说谁是为老不尊啊,把话说清楚”。温书睿正要为姑娘鸣不平准备怒气袖子加油喷一喷老大爷的倚老卖老嘴脸时,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反方向驶来的35路公交车上,像,太像了,不,不是像,肯定就是她!  那靠窗坐着的低头看窗外风景的女孩不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吗?三年多了,渺无音讯人间蒸发了一样,自己日日盼着与她相见,今天竟然这样机缘巧合的碰上了,顾不得与老人再纠缠,温书睿大吼一声:停车!搞不清状况的司机以为车上吵架的人要下车解决,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司机还是停下了。温书睿心急火燎的下了车,可对面的35路车早已不见了踪影。                                                                                                                                

第二章 往事一幕幕             不能怪温书睿在公交车上的失态,换了谁遇到他这种情况估计都得激动起来,是啊,朝思暮想的人就在自己眼前再一次错过,那种滋味只有经历过刻苦铭心恋情的人才能够体会。  三年前蒋彤突然冲出公务员考试的考场,旁边教室刚答完一道数字分析题而自豪不已的温书睿(他常常慨叹自己如此聪明的脑袋当初怎么就拍板选择了文科)恰巧看到了这一幕,一看蒋彤着急的神情肯定是发生大事了,而且肯定是火烧眉毛的大事,不然平时心静如水的她怎么会放弃公务员考试,这可是他们两一起相互支持相互陪伴准备了小半年的考试啊!温书睿当时也是不顾其他考生错愕的眼神,跟着冲出了考场,可还是慢了一步,追到考场大门口,蒋彤已经拦上了一辆出租车疾驰而去了。  谁都没有想到,从此两人再也没有相见。回到学校的温书睿等了一周,一直都没有蒋彤的消息,她的电话也早已停了机,心里实在担心她,温书睿叫上了宋天豪直接杀到了蒋彤的老家,可走访了三天,最后才在蒋家的邻居嘴里得知蒋家一周以前就已经离开了这里,具体搬去了哪里谁都不知道。听到这个消息的温书睿再也坚持不住靠着蒋家老宅低矮的木墙嚎啕大哭,一旁的宋天豪见状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他说也许不久之后蒋彤自己就回来了呢。可这一等就是三年。  望着蒋家门前的芙蓉树,他想起了蒋彤对他说过的一句话:芙蓉花开都是在最美的季节,我希望芙蓉花能年年开,而我最爱的人能年年陪在我身旁。可现在,芙蓉花开,伊人却不在。跟着蒋彤一起放弃公务员考试的温书睿毕业之后先是浑浑噩噩的在家里当了三个月的待业青年,不知道内情的老爸老妈以为这是温书睿不愿意逃出象牙塔去社会打拼,就天天在他身边夸耀老李家的孩子命真好刚毕业就考到了银行捧起了铁饭碗,老张家的闺女在上海又拿着外企高薪云云。  时间一久,烦不胜烦的温书睿像四年前一样再一次的一个人来到绵州,在现在供职的律所谋到了一个助理的职位,虽然自己没有任何进步,可不妨碍律所的蒸蒸日上,三年时间已经从当初三五人的小律所跻身到了绵州前三的大律所了。  大学毕业,宋天豪带着秦敏踏上去西藏的飞机时,只有温书睿一人来送别,而宋天豪最最放不下的恰恰就是这个在一个寝室住了四年的兄弟。“我知道你心里一直牵挂着蒋彤,但这么久都没有消息,你还是要自己想清楚以后该怎么办啊!”  温书睿当然早就想好了以后该怎么办,既然自己跟蒋彤是在这座城市认识的,那自己相信,如果有缘,她一定会回到缘分开始的地方来找寻自己,一年不回来那就等两年,两年不回来那就等三年,直到心中最爱的姑娘回来了的那一天。  可三年时间一晃就过去,自己也慢慢接受了现实,也许这就是他们两人的命吧,缘起时信誓旦旦今生没有任何可以让彼此分离,缘散时天涯两隔不及路人点头之交,今生也许就这样了吧,注定有缘无份。但一直激励自己在这座小城里即使混的再不尽人意也要支撑下去的不正是那一点幻想吗?如果连它也失去了,那还有什么能够支撑自己坚持下去呢?  回到单位,魂不守舍的温书睿没有理会老刘的质问和骂骂咧咧,老刘见他这幅样子也只得像往常一样摇了摇头不再理睬他。他神情呆滞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那作为电脑桌面照片上的女孩刚才就跟自己插肩而过,照片里的女孩笑容灿烂,旁边的男孩一脸幸福的望着女孩,仿佛自己的幸福全部都是女孩赐予的。那是温书睿和蒋彤在华山东峰登顶成功时候的合照,27岁的温书睿沧桑的眼神望着照片,仿佛看到了19岁的自己,那是多么难忘的青春啊!尘封许久的记忆渐渐又清晰起来,那些一起喝醉了错过关校门的时间而冒险翻墙的日子,那些杨柳池和芙蓉湖边留下的甜蜜记忆,那些大四离别的时刻,还有那群最可爱的人。                                                                                                                                                                                                                                                                                                                                                                                                                                                                                                                                                                                        

第三章   少年入沪           09年的高考落下了帷幕,毕业聚会上很多人都哭了,温书睿也不列外,平时信奉男儿有泪不轻弹的他此刻在酒精的刺激下也躲在一个角落嚎啕大哭,三年的感情即将各奔东西,也许,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一个同桌,再也不会有那不厌其烦的考试。  高考成绩下来的第二天,温书睿这个平时成绩介于二本和一本之间的二等生,再一次走了擦边球,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刚好上了一本线,可这都不是他最关心的,没有做任何功课,直接就草草选了几个学校和专业填好志愿,然后急匆匆的回到了家,因为在他心里,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回到家里的温书睿四处看了看,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刚好如了他的心意,马上跑进父母的卧室拉开枕头套,因为他知道自己老爸的私房钱可全都在这,果真有好大一把人民币!可不是毛爷爷,而是全是十块二十块的,连50都只有可怜的一张,加起来刚好一千块!想到这,温书睿内心开始可怜自己老爸了,省吃俭用这么久才存了这点钱,可见平时老妈管得有多严。看看时间,马上四点了,得赶紧去火车站了,不然肯定得迟到,把钱全部揣进兜里,然后把事先写好的信放到梳妆台前,温书睿就踏上了去上海的旅程。  温书睿去上海,当然不是为了毕业旅行,开什么玩笑,1000不到来,回车费就需要500还是硬座!他全是为了去见他朝思暮想的网恋女友严欢,从严欢发给自己的那些照片来看,还是挺漂亮的一个女孩,可在网上看多了见光死的故事的温书睿,还是有一点担心,万一要是个恐龙,虽然自己干不出来撒腿就跑的事情,但也白瞎了这1000块钱和自己冒的这么大的险了。第一次出远门的他,只带了一个小背包,装着自己的身份证和几件换洗衣服,但就这几样东西,他也时刻不离手,生怕弄丢了。迷迷糊糊撑过了30多个小时难熬的火车硬座,大上海终于到了!  当年的温书睿还是第一次见到地铁,在别人的指点下像个乡巴佬一样刷卡进了站,正在感叹地铁之舒适的时候,电话响了,那是女朋友严欢打来的。  “你等会直接到莘庄下,千万别坐过站了哟,还有手机不要把电用完了,不然一会联系不上就遭了”。严欢虽然比温书睿要小一岁,可是高一就辍学跟着家里人来上海打工了,社会经验还是要比他多那么一点点。  “嗯好,放心吧,我跟着一个阿姨一起,她也刚好到莘庄”温书睿回答到。  见到了自己幻想过无数次的女朋友,温书睿虽然做好了各种准备,可是真正的奔现,依然被严欢纯净典雅的气质所迷到了,严欢给自己说过读书时候自己就是班上的班花,现在看来果然不假。两人最初还略显尴尬,还是人家女孩子热情些,一个下午,二人的手就挽在了一起。  一头亮丽黑发的严欢带着还有点羞涩的温书睿去了一家宾馆,开了一个单间。两人靠着枕头并排坐着,电视里的节目温书睿一点也看不进去,只是自个儿傻乐着。  “你笑啥?看你一脸猪相,心头嘹亮,肯定在想啥不好的事情!”严欢冰雪聪明一针见血。  “我在想,老天对我还真是好,你比照片上还漂亮,我之前还担心来着”温书睿傻不拉几的回到。  “担心什么,好啊,你是不是怕我其实是个恐龙?”话音刚落,严欢的小拳头就向温书睿挥去。温书睿翻了个身躲避着,严欢起身追了上去,但被拖鞋给绊了一下,整个人朝后倒下,温书睿见状赶紧伸手拉她,“哎呦”两人同时叫了起来,头碰头鼻子对鼻子撞在了一起,温书睿看着面前天使一样的女孩,相视许久,严欢眼神刚想躲避,温书睿就情不自禁把她拉进了自己怀里,吻了起来,严欢也闭着眼睛,小心脏一跳一跳的,虽说哪个少男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可毕竟都才十七八岁的年纪,初吻也难免互相吞了对方的口水。  “啊,你扎着我了”,严欢突然喊了一声,逃离了温书睿的怀抱,原来是温书睿的胡子扎到了她那白皙干净的脸。  接下来的一天,严欢向单位请假带着温书睿在松江公园和博物馆玩了一下,两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温。这天回到宾馆,严欢还是照例要回到家里去住,不然要是让严欢的家里知道了,可没他们两个的好果子吃。想到接下来两天自己只能一个人呆着,温书睿把严欢送到门口的时候一脸的恋恋不舍。严欢又何尝不是,两天的接触下来让这个腼腆清瘦的男生也真正的走进了她的心理。可是,此刻一别,再见何期啊!  之后的两天,温书睿自己一个人溜达了外滩和人民公园等几处不收门票的景点,逛到南京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附近的宾馆酒店自己跑了个遍,前两天为了在女友面前撑面子,自己没有省着花,现在兜里就剩200,那浦东附近的宾馆最少也是200多一晚起步,自己哪来的钱?咬了咬牙,温书睿去报亭买了一份当天的报纸铺开在人民公园的草地上,将就凑合了一晚。他从小娇惯坏了的,哪里受过这种罪,一晚上被蚊子咬醒几次就不说了,还时不时有跟他一样的流浪汉过来席地而睡然后鼾声四起,惊扰他的美梦,这让温书睿不得不佩服,这样的环境还能安睡,这些人得多没心没肺啊!                                                                                                     

第四章 火车囧途             今天是呆在上海的最后一天,温书睿提前大半天就赶到了火车南站,好不容易找到个坐位,温书睿刚想要走过去,可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那人是个比他大四五岁的小伙子,看着温书睿这模样,干脆腾了半个坐位给他一起坐。交谈中温书睿得知他叫强子,是绵州科技大学刚毕业来上海找工作的,可是工作哪有那么好找,找了快一周都没收到一个offer,丧气之下想找个地方散散心过段时间再回来试试运气,他今天是打算坐火车去南京的朋友家去过周末的。  绵州科技大学?温书睿貌似有点映像,摸了摸脑瓜子,自己一本的平行志愿里不就有它嘛,好像还填了个法学专业,可那又咋样,难道我刚上一本线还能真读个一本大学不成?填的二本的南京审计学院能把自己收了就谢天谢地了。两人聊着聊着时间很快就过了,强子的车先来,向温书睿挥手告别。  温书睿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严欢发来的,叫他路上注意安全,想到自己这两天一个人在上海,分别之后她连一个电话也没打过更别说来见自己了,虽然知道她能请两天假已经很不容易了,想到这,温书睿只得苦笑了一下,只回复了一个好。  没办法,精打细算之下,温书睿来回都买的硬座,自己这一桌的人都是刚放暑假的在沪大学生,听着他们聊着各自大学生活,温书睿也加入了进去,当然更多的时候只能是听众,当大家知道他是刚高考毕业的学生时,就开始了对他的各种循循善诱教导,什么大学一定要早点谈个恋爱啊,一定不要进那些社团费力不讨好啊,追女生一定要脸皮要厚啊,温书睿似懂非懂的只知道点头。到了饭点的时候,大家都点了火车上的供应餐,只有温书睿一人在背包里拿出泡面准备去接开水,这时坐对面的一个叫丹丹的大三女生拦住了他:“怎么就吃这个啊,来,服务员,给我再点一份套餐给这位弟弟”。温书睿推辞不过,倒也愉快的接受了美女的“施舍”。  到了后半夜,由于是硬座的关系,几个年轻人都睡不着,有人提议既然睡不着干脆来玩斗地主吧,不赢钱也不玩大冒险,谁输了就在脸上贴纸。几个年轻人玩得尽兴,但也难免吵到了他人,被旁边的乘客投诉之后,也只得悻悻然各自玩各自的了。温书睿也实在是疲了,不知不觉中昏沉沉睡了过去。  当东方泛起鱼肚白,一缕阳光照射进车间,温书睿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撑了个懒腰,可突然发现身边少了什么,原来是自己这一路一直当枕头用的背包不见了,这一下可急坏了温书睿,丹丹看到温书睿这个样子,询问之下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但得知背包里没啥值钱东西的时候也只是笑笑,让温书睿别放在心上,温书睿,想了想,反正下午就到锦城可以回家了,身份证回去补办就是了,其他几件破衣服丢了就丢了吧,可恨的是那偷包贼,真是没有贼品,人家都说好贼要偷富,你偷我这个穷学生干嘛!  “查票了啊,大家把火车票和证件都准备好”,真是不巧,这个节骨眼上列车员却查起了票,这下让原本刚安定下心的温书睿一下又急了,这票还在背包里呢,列车员肯定以为自己逃票,要是让我补票的话,那可怎么办?还是丹丹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心思:“你不要着急,我们几个都可以给你作证”。  果然,列车员挨个查票,轮到温书睿的时候看他结巴的样子还真以为又是一个逃票的,温书睿一听急忙解释自己火车票刚被偷了,可列车员就是不信。这时,丹丹和另外几位大学生纷纷为温书睿作证,证明他的确丢东西了,看到几个伶牙俐齿的大学生,列车员也只得作罢,勉强相信了温书睿没有再做追究。温书睿对这几位从上海就一直照顾自己的哥哥姐姐那是千恩万谢,几人也留下了联系方式给他,让他以后有啥问题可以相互交流。  一周的上海之旅随着列车员清甜的报站声也终于结束了。想想自己1000元钱就在千里之外硬是挺过了一周,虽然也吃了不少苦头,但收获还是大大的。给女友严欢打了个平安电话后,就拿着丹丹给的几元零钱坐公交回到了家里。                                                                                                                                                                                                                                                                                                                                                                                                                                                                                                                                   

第五章 打工生涯             回到家里,看到忙碌的爸妈,温书睿鼻子一酸,“爸妈,我回来了”。  “你这个兔崽子,啊,出门这么久就打了一个电话回来,你不知道你妈多担心吗?要不是你那个电话,没准这个时候你妈和我早就跑去上海找你了”老爸责骂完,就看到温妈妈连忙把温书睿拉到自己怀里。“好了好了,你别说孩子了,平安回来就好,快让妈看看,哎,瘦了,又黑了,肯定吃了不少苦吧,想吃啥,妈晚上给你弄”。  温书睿是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正在享受着老妈做的丰盛大餐的时候,老爸一个眼神,示意他跟自己去里屋,温书睿摄于老爸平时的虎威,只能放下筷子,跟了进去。  “说说吧,我这枕头里的1000元钱是不是被你小子偷了?”温爸爸一本正经地盘问。  “老爸,我这不是缺钱嘛,算我借的,以后还你”温书睿没想到老爸这时候还在追究这事。  “还?你拿什么还,你这马上上大学钱我们都还在凑呢,你说你啊,啥不学,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一学就会”看着温书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温爸爸也有点生气。  “什么叫偷鸡摸狗,好,不就1000嘛,开学之前我就还你”温书睿信誓旦旦。  第二天,温书睿就起了个大早,在镇上溜达了一圈,才找到一家招传菜员的火锅店开启了自己的打工生涯,当然隐瞒了自己打暑假工的事实。一天40,包两餐,全勤还有200奖励,工资不高,但干一个月还是够自己还那1000元债务了。每天负责切蒜、理香菜、打油碟、走菜,几天下来,温书睿也累得够呛。而店里的几个老传菜员看到他这么勤快,也经常梭边偷懒,还时不时给他使坏,只知道埋头干事不知低头问路的温书睿自然很难融入他们。  每天见自己的宝贝儿子起早贪黑,每晚十一二点才回家,让老妈对温爸爸一阵埋怨,要不是那天言语相激孩子也不会出去吃这苦。温爸爸笑了笑,上大学之前,让儿子历练一下,也是很有好处的。可温书睿也不是死脑袋一根筋,看到那几个老传菜员每天时不时就躲在厕所吞云吐雾,想了想,狠了下心,到对面超市买了一包中华。  “波哥,来,昨天吃喜酒,主人家送的烟,我抽不着,你给哥几个分了吧”温书睿一副小人谄媚像。  “行啊,睿哥,那哥几个就收了哈,那个强子,你傻站着干嘛,没看到书睿那桌忙的很嘛,快过去搭把手”。被叫波哥的男生有点像动画片里的光头强,拿人手软,一包烟就跟之前不怎么对付的温书睿称兄道弟了。  这天店里生意一般,难得清闲一下,突然电话想起,一看归属地是上海,温书睿想当然的以为肯定是女友拿着别人的手机打来的。“欢欢,想我啦?”温书睿一脸俏皮。  “你是温书睿吧,我是严欢的妈妈,有些事我想跟你说一下”。来电话的竟然是自己未来的丈母娘。  “伯母你好,对不起,我以为是严欢打来的,您有什么事吗?”调整了一下情绪,温书睿毕恭毕敬接着话。  “你跟欢欢的事情她都已经告诉我了,我想说的是,你们现在都还小,而且隔那么远,如果真的有缘的话,等你将来毕业了再说吧”严欢妈妈说道。  “阿姨,我懂了,我会和严欢下来沟通的”。挂完电话,温书睿把自己关在厕所,想了许久,最后给严欢发了条短信:“我们的四年约定还在对吧?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千里之外的严欢看到短信,已经被禁足在家反省的她早已泪流满面。  已经几天没有联系了,温书睿看着那个熟悉的号码,却迟迟没有拨过去,想想在一起的这半年,从漂流瓶上的偶遇,到后来的无话不谈,严欢成为了他忙碌又压力山大的高考冲刺阶段的唯一精神慰藉,而奔现之后两人更是感情迅速升温,可横亘在他们中间的千里距离却是那么沉重而又让人无奈!虽然严欢母亲带来的那场风波已经过去很久,但两人日渐减少的联系还是让彼此都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真正的出现了危机。                                                                                                                                                                                                                                                                                                                                                                                                                                                                                                                                                                 

第六章  家人的嘱咐           今天是在火锅店打工的最后一天,温书睿办好了离职手续去老板娘那领工资的时候,老板娘把1400元刚好一个月的工资交到他手里,嘱咐道:“书睿啊,要开学了吧,你这么勤快,以后寒暑假有空还来我们这上班哦”。  “老板娘,我……”温书睿有点不知所云。  “哈哈,别卖关子了,其实我们早就看出来你是打暑假工的,本来我们这是不收暑假工的,因为暑假工一般都干不长的,工作刚上手就要走人亏的还是店里,不过我们看你人比较勤快又踏实,所以一直没有让你走,好了,该准备开学了吧,祝你学业进步哦!以后寒暑假要兼职的话欢迎来我们这里哦!”老板娘笑着说。  “谢谢老板娘,也谢谢这段时间你们对我的照顾”温书睿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回到家里,看到老爸正在扫地,温书睿蹭到老爸面前:“当当当,来,老温,1000还给你,另外再给你100小费,拿着,别客气”说完,不理会老爸诧异的表情,飞快的又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也许是在上海南站候车室碰到的那个绵州科技大学毕业生就是上天的暗示一般,温书睿被录取的大学正是绵州科大,刚被录取那会儿,温书睿连绵州在地图上哪里都不知道,更别说绵州科大了,求助于度娘才勉强了解了一点信息。想到自己虽不比潘安美貌也没有国民老公多金,但至少穿戴一番还是能算得上人五人六,竟然被一个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理工科学校录取了,那想在大学当个校花身边的贴身高手的梦想恐怕是很难实现了。  两大箱子东西,塞满了温妈妈昨天刚给他买的几件衣服和几双鞋子,甚至连过冬的大衣都让温书睿带了过去,温书睿本来想学校离家又不远过冬的衣服随时回来拿就行了,可挨不住老妈的唠叨,看着被塞的满满的两大箱子东西,只得叹了口气,全当锻炼身体了。  本来老两口是非要亲自送他去学校才放心的,可温书睿坚持认为自己一个大男生去上个大学还要家里人送不像个样子,不管老两口怎么苦口婆心就是非要自己一个人去,拗不过他,温妈妈只得把路上该注意的事情讲了一遍又一遍,包括到了学校之后如何跟同学相处,如何把钱省着点花,天冷要加衣感冒要吃药都一股脑强调了个遍,听得温书睿耳朵都起了茧子。  出发的日子到了,一家三口打车到了火车站,在进站口,温爸爸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可望着温书睿离去的背影,嘴角莫名的抽搐。“老温啊,你说咱家孩子一个人在绵州会不会饿着啊,会不会被同学欺负啊?”温妈妈直到儿子的背影消失在川流不息的人流中,依然眼巴巴地干望着。“不会的,他都是成年人了,再说了以前读中学住校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担心啊,这绵州科大离咱锦城那么近,你要是想孩子了随时可以过去看看嘛”温爸爸搂着温妈妈坚定的说。  而温书睿为了不让老两口担心,也没有在进站口多待,径直走进了候车室,往脑后挥了挥手,可是泪水却不争气的打湿了眼眶。  火车上,温书睿把箱子放好,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对面是一家三口,听着他们的聊天,原来是送自己的闺女也是去绵州科技大学报道。“你看人家小伙子,自己一个人就去学校了”女孩的爸爸不自觉的夸奖着温书睿。  温书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聊天之中得知女孩名叫王尧,是英语专业的新生,女孩不仅人长得漂亮,性格也很活泼,聊着聊着就主动加了温书睿的QQ。半个车厢都是去大学报到的新生和家人,不一会儿,绵州就到了。  本来温书睿是要自己坐学校在火车站安排的专门接新生报道的车去学校的,可王尧父母打了一辆出租顺便捎上了他。大约半个小时,就到了绵州科技大学的北门。  看着跟自己高中学校差不多的大门,温书睿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就是绵州科大?看这大门破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