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

宝兰高铁开通后,除了吃喝玩乐,还有诗和远方

看见兰州2018-12-05 15:47:14

据说有文化的兰州人都在关注这个号~


7月9日,宝兰高铁终于要开通了!



黄河东去,丝绸铺开,驼掌带起的细沙把大唐盛世的繁华扯成一段长长的路。

炸开铁石,凿通隧道,铁轨吞下岁月沉淀的气势载着世纪兴盛延向四方。

宝兰客专计划开行的44对列车,将走过大半个中国,兰州、天水、西安、北京、郑州……

纵横南北,连贯东西,这条线上的历史说不尽、品不完。

跟着莎小妹吧,去看宝兰客专经过的的关隘、城楼、河水、山川与庙宇,读这一路上古人的诗与歌。


兰州·金城



题金城临河驿楼

唐 岑参

古戍依重险,高楼见五凉。

山根盘驿道,河水浸城墙。

庭树巢鹦鹉,园花隐麝香。

忽如江浦上,忆昨捕鱼郎。


金城,即现在兰州,因初次在这里筑城时挖出金子,故取名金城,是古代军事重镇,也是宝兰高铁东去始发之地。


诗歌赏析:城楼高峻、山势险要、河水绕城,诗的前两联通过这三个方面描述了金城兰州的“重险”:高楼见五凉。山道盘旋环绕,足以说明山的陡峭;河水浸城墙,水浸城墙,是说河流作军事屏障。“忽如江浦上,忆作捕鱼郎。”诗人写着楼高山陡,地势险要,忽然之间笔势一转,就联想到了江边的捕鱼郎。当年自己在故乡捕鱼的时候,是多么的闲适。而现在,诗人却羁旅漂泊,充满了孤独和寂寞。在这种联想和想象中,表达了诗人深切的思乡之情。


天水·秦州



秦州杂诗·其七

唐 杜甫

莽莽万重山,孤城山谷间。

无风云出塞,不夜月临关。
属国归何晚?楼兰斩未还。

烟尘一长望,衰飒正摧颜。


秦州,指现在的天水,是伏羲文化、大地湾文化等发源之地,宝兰高铁将带着这些文脉经过这里通向宝鸡。


诗歌赏析:唐肃宗乾元二年(759)秋天,杜甫抛弃华州司功参军的职务,开始了“因人作远游”的艰苦历程。他从长安出发,首先到了秦州。在秦州期间,他先后用五律形式写了二十首歌咏当地山川风物,抒写伤时感乱之情和个人身世遭遇之悲的诗篇,统题为《秦州杂诗》。本篇是第七首。


首联概写秦州险要的地理形势。秦州城座落在陇东山地的渭河上游河谷,北面和东面,是高峻绵延的六盘山和陇山,南面和西面,有嶓冢山和鸟鼠山,四周山岭重迭,群峰环绕,是当时边防上的重镇。次联缩小范围,专从“孤城”着笔。云、风、月、夜和“关”、“塞”联结在一起,构成奇警的艺术境界。“属国归何晚?楼兰斩水还。”苏武出使匈奴,被扣留十九年,归国后,任典属国。“属国”即“典属国”,指唐朝使节。这时唐朝有出使吐蕃的使臣迟留未归,故说“属国归何晚”。接着反用傅介子斩楼兰王首还阙事,说吐蕃侵扰的威胁未能解除。两句用典,深沉慨叹,体现出诗人对于国家衰弱局势的深切忧虑。最后,“烟尘”、“衰飒”均从五、六生出。“一”、“正”两字,开合相应,显示出这种衰飒的局势正在继续发展,而自己为国事忧伤的心情也未有尽期。全诗雄奇阔大的境界中寓含着时代的悲凉,表现为一种悲壮的艺术美。


西安·长安



长安古意 (节选)

唐 卢照邻

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

玉辇纵横过主第,金鞭络绎向侯家。

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

百丈游丝争绕树,一群娇鸟共啼花。


长安即现在西安,十六朝古都,世界四大古都之一。宝兰高铁后开通后,从兰州到这里的时间将缩短为3个小时。


诗歌赏析:长安大道连着各种小街小巷,水牛和白马,香木车子在街上来来往往。王公贵族的车子纵横在贵族家外,络绎不绝。有雕着龙的华美车盖,车盖上的凤嘴挂着流苏的车子从早到晚穿行于长安……在诗人卢照邻笔下,长安四通八达的大道与密如蛛网的小巷交织着,无数的香车宝马,川流不息。玉辇纵横、金鞭络绎、龙衔宝盖、凤吐流苏……让人目不暇接。


太原·晋阳



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 (节选)

西汉 司马迁

廉颇曰:“我为赵将,有攻城野战之大功,而蔺相如徒以口舌为劳,而位居我上。且相如素贱人,吾羞,不忍为之下!”宣言曰:“我见相如,必辱之。”相如闻,不肯与会。相如每朝时,常称病,不欲与廉颇争列。已而相如出,望见廉颇,相如引车避匿。于是舍人相与谏曰:“臣所以去亲戚而事君者,徒慕君之高义也。今君与廉颇同列,廉君宣恶言,而君畏匿之,恐惧殊甚。且庸人尚羞之,况于将相乎?臣等不肖,请辞去。”蔺相如固止之,曰:“公之视廉将军孰与秦王?”曰:“不若也。”相如曰:“夫以秦王之威,而相如廷叱之,辱其群臣。相如虽驽,独畏廉将军哉?顾吾念之,强秦之所以不敢加兵于赵者,徒以吾两人在也。今两虎共斗,其势不俱生。吾所以为此者,以先国家之急而后私仇也。”廉颇闻之,肉袒负荆,因宾客至蔺相如门谢罪,曰:“鄙贱之人,不知将军宽之至此也!”卒相与欢,为刎颈之交。

 

太史公曰:知死必勇,非死者难也,处死者难。方蔺相如引璧睨柱,及叱秦王左右,势不过诛,然士或怯懦而不敢发。相如一奋其气,威信敌国,退而让颇,名重太山,其处智勇,可谓兼之矣!


太原,古称晋阳,中国古代北方著名的大都会之一,廉颇、狄仁杰、王昌龄等名士曾生活在这里,乘着宝兰客专D2568次列车,与他们来场对话。



郑州·豫州



送李滁州
唐 白居易
君于觉路深留意,我亦禅门薄致功。
未悟病时须去病,已知空后莫依空。
白衣卧疾
嵩山下,皂盖行春楚水东。
谁道三年千里别,两心同在道场中。


郑州,古称豫州,夏、商古都,著名的黄帝故里 、嵩山、少林寺、嵩阳书院等都在这里,乘坐宝兰客专G2022次列车,不足六个小时便可身临其境。


诗歌赏析:觉路在此意为禅门,诗人说自己对于禅门钻研不够,但是他的好友李滁州则潜心研究。悟道得道,得出释义,“未悟病时须去病,已知空后莫依空”,好比《红楼梦》中“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妙句啊!“白衣卧疾嵩山下,皂盖行春楚水东。”则是说李滁州抱病住在嵩山之下,日常生活所需都在这。自己与友人一别三年不见,千里之隔,但是两人心思都在道场之中。这首诗,白居易将重点放在禅门,突出了自己与友人在心灵精神上的一致性,也从侧面展现出了白居易对于白马寺的特殊感情,更展现了嵩山以及白马寺等祖国文化名迹的重大影响。


北京·大都



登幽州台歌

唐 陈子昂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北京,又名燕京、涿郡、幽州、大都、北平 ,是一座有着三千多年历史的古都,有周口店猿人遗址,山戎文化遗址、幽州遗址等诸多的历史遗址。宝兰客专G430次列车便通往这座古都。


诗歌赏析:幽州,古十二州之一,万岁通天元年(696年),契丹攻陷营州(今辽宁朝阳),武则天委派武攸宜率军征讨,当时陈子昂任幕府参谋,随军出征,武攸宜为人轻率,少谋略,陈子昂多次进言无用,眼看报国宏愿成为幻影,因此登上幽州台作诗以书胸臆,幽州遗址在今北京市


陈子昂登上幽州的蓟北楼远望,悲从中来,并以“山河依旧,人物不同”来抒发自己“生不逢辰”的哀叹。语言奔放,富有感染力。在艺术表现上,前两句是俯仰古今,写出时间的绵长;第三句登楼眺望,写空间的辽阔无限;第四句写诗人孤单悲苦的心绪。这样前后相互映照,格外动人。句式长短参错,音节前紧后舒,抑扬变化,互相配合,大大增强了艺术感染力。


济南·齐州



趵突泉

宋 曾巩
一派遥从玉水分,暗来都洒历山尘。

滋荣冬茹温尝早,润泽春茶味更真。
已觉路傍行似鉴,最怜沙际涌如轮。

层城齐鲁封疆会,况托娥英诧世人。

 

济南,古称齐州,是有名的风景名胜之地,老舍笔下的趵突泉便是在此,乘坐宝兰客专G1834次列车和大明湖的相约只需要10小时14分。


诗词赏析:这首诗继承曾巩一贯的风格,自然淳朴,自成一家。他从泉水的情状按下笔,把泉水从地下冒出来的动态之美写的活灵活现,“玉水分”三个字把水的汩汩之态完全展现在读者面前。洒历山尘,泉水悄悄从地下涌出,滤过地下尘土、山石,洗净污泥之后出现在地上,泉水洁净,其实也是在说作者自身的洁净。滋润万物,冲泡春茶,泉水可以说是具有多种用途,最好的泉水不是一眼一眼的泉水,而是如同车轮一样抱成团的泉水,在齐鲁大地上流过,它的英姿是世人无法想象的。曾巩的这首诗看起来异常平淡,但其实蕴含着诗人自身的认识,先道德而后辞章,这是曾巩的一贯主张。


武汉·江城



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

唐  李白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武汉,又名江城,取名来自李白《与史郎中饮听黄鹤楼上吹笛》中的诗句:“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昔日李白至长安,千里迢迢舟车劳顿,现在通往武汉的宝兰客专G854次列车9个小时便可快速到达。

 

诗歌赏析:黄鹤楼,中国四大名楼之一,在今武汉市。西汉的贾谊因指责时政受到权臣的谗毁,贬官长沙。作者也因永王事件受到牵连,流放夜郎。故引贾谊为同调。“一为迁客去长沙”,就是用贾谊的不幸来比喻自身的遭遇,流露了无辜受害的愤懑,也含有他的自我辩白之意。但政治上的打击,并没有使诗人忘怀国事。在流放途中,他不禁“西望长安”,这里有对往事的回忆,有对国运的关切和对朝廷的眷恋。然而,长安万里迢迢,对迁谪之人来说十分遥远,充满了隔膜。望而不见,诗人不免感到惆怅。老朋友史郎中故而特意陪他游览了当地名胜黄鹤楼。黄鹤楼头,那悠悠笛声给凭栏远眺的诗人李白平添了无限思绪,兴会之余,他写下了这首诗。诗人巧借笛声来渲染愁情。由笛声想到梅花,由听觉诉诸视觉,通感交织,描绘出与冷落的心境相吻合的苍凉景色,从而有力地烘托了去国怀乡的悲愁情绪。


长沙·潭州



沁园春•长沙
一九二五年 毛泽东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长沙,又称潭州,中国伟人毛泽东曾在这里挥斥方遒写下后人熟颂的《沁园春·长沙》,乘着宝兰客专G854次列车便可一睹伟人故乡。

 

诗词赏析:橘子洲,湘江最大名洲,位于长沙市湘江中心这首词作者通过对长沙秋景的描绘和对青年时代革命斗争生活的回忆,提出了“谁主沉浮”的问题,抒发了对中华民族前途的乐观主义精神和以天下事为己任的豪情壮志。


毛泽东在1925年秋写《沁园春·长沙》时,正值青年意气风发。在那个峥嵘岁月里,他的同学蔡和森、何叔衡等立志救国的知识青年,正值青春年少,神采飞扬,才华横溢,意气风发,热情奔放,面对万山红遍的美景,他们既赞叹锦绣河山的壮美,又悲愤大好河山的沉沦。于是,发表激浊扬清的文章,抨击黑暗,宣扬真理,鄙视当时的“万户侯”——军阀如粪土,这首词形象地概括了青年时期的毛泽东和其战友雄姿英发的战斗风貌和豪迈气概。


徐州·彭城



登云龙山
宋 苏轼 

醉中走上黄茅冈,满冈乱石如群羊。
冈头醉倒石作床。仰看白云天茫茫,
歌声落谷秋风长。路人举首东南望,
拍手大笑使君狂。


徐州,古称彭城,历史上华夏九州之一,登上云龙山便可一览这座被称为北国锁钥、南国门户的重城,如果你从北方乘坐宝兰客专南下一定不要忘了此地。


诗词赏析:云龙山,中国名山之一,在今徐州市。宋神宗元丰元年九月九日,苏东坡在彭城举行黄楼诗会,并邀请了王巩、颜复、张天骥等众多文朋诗友,会后趁酒兴结伴游黄茅冈登云龙山,山上乱石如羊,几次差点跌倒,中途不胜酒力,只好醉卧在黄茅冈上一块较为平整的大石板上休息。恰逢路人看见,禁不住大笑:“太守喝醉了!太守发狂了”。此时此景,激发诗情,遂写了《登云龙山》。清代刘廷玑在《黄茅冈诗》中学道:“满丘乱石也平平,一醉坡仙便著名”。石板也因此而得名:东坡石床。此诗一韵到底,取行歌体,仅止七句,戛然而止。在艺术风格上不落俗套,耐人寻味。


南京·金陵



乌衣巷
唐 刘禹锡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南京,古陈金陵,为中国古都之一,从秦淮河的水到乌衣巷的燕子,这座城市承载着太多的历史,宝兰客专G1930次列车去往上海路过之时,便是亲近历史之时。


诗歌赏析:乌衣巷,中国历史著名古巷之一,在今南京市秦淮区。晋朝王导、谢安两大家族居住此地,其弟子都穿乌衣,因此得名。


这是一首怀古诗。凭吊东晋时南京秦淮河上朱雀桥和南岸的乌衣巷的繁华鼎盛,而今野草丛生,荒凉残照。感慨沧海桑田,人生多变。以燕栖旧巢唤起人们想象,含而不露;以“野草花”、“夕阳斜”涂抹背景,美而不俗。语虽极浅,味却无限。施补华的《岘佣说诗》评这首诗的三、四句时说:“若作燕子他去,便呆。盖燕子仍入此堂,王谢零落,已化作寻常百姓矣。如此则感慨无穷,用笔极曲。”据说白居易看到时,“掉头苦吟,叹赏良久。”


杭州·临安



望湖楼醉书·其一
宋 苏轼

黑云翻墨未遮山, 白雨跳珠乱入船。
卷地风来忽吹散, 望湖楼下水如天。


杭州,又称临安,从孙权、章太炎到马云,这座城盛产名人,同时也引得苏轼等名人驻足于此,讴歌于此。宝兰客专G1876次列车抵达这里的时候,想必还带有苏子的水墨丹青。

 

诗词赏析:望湖楼,又名看经楼、先得楼,位于西湖断桥以东。登临眺望,一湖胜景皆来眼底。翻墨,像墨汁一样的黑云在天上翻卷。夏季的天气瞬息万变,刹那间乌云翻滚,像泼墨一样迅速扩散开来。远处还没有遮盖整个山顶,眼前却已经是大雨倾盆,又密又大的雨点像无数颗白色的珍珠在船上欢蹦乱跳。忽然,一阵大风吹过,把黑云吹散了。雨过天晴,从望湖楼上向下望去,湖水像晴朗的天空一样清澈明净。在写法上,诗人一方面抓住了云和雨的特点巧妙地运用了比喻的修辞手法,形象地再现了西湖夏天云黑雨骤的喜人景象,同时也融入了诗人对经历望湖楼景象的欣喜之情。另一方面,诗人还抓住了夏季天气瞬息万变的特点向读者展示了望湖楼下西湖美不胜收的迷人景象。从“黑云翻墨”到“白雨跳珠”,从“卷地方来”到风平浪静的“望湖楼下水如天”,都是西湖夏季天气多变的特点。雨,来得快,去得也快,瞬息之间,令人经历了多种截然不同的感受。


上海·云间



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宋 辛弃疾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上海,别称申城,魔都,云间等,是中国文化名城,江南传统吴越文化与西方传入的工业文化便相融合在这里,从吴越到新中国,这里留下了脍炙人口的名言或者警句。“生子当如孙仲谋”伴随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如果你带着孩子乘着宝兰客专G1930次列车,一定把孙权的故事讲给孩子听。

 

诗词赏析: 北固楼,又称北固亭,在今江苏镇江。本词是作者任镇江府时所作。三国吴始于镇江置京口镇,故镇江又称京口。北固楼在镇江北固山头,下临长江,形势险峻。此亭建于东晋,后来废毁,宋时又在旧址被重建。作者晚年登北固山,感慨历史的兴衰,因写此词。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 词人登上高高的北固楼,放眼望去是美好的神州风光,思古之情油然而生,“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国家的盛衰,千古的兴亡,正好比悠悠东逝的长江水,滚滚流不尽,令人惘怅感喟不已。最后一句, 化用了杜甫 《登高》中“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诗句,用得不落痕迹,贴切自然。 


上阕是落笔眼前引遐思,下阕则纵怀远古寄豪情,“年少万兜,坐断东南战未休”,“年少”指孙权,为吴国之主时年方十九,但已统率着数万军队,割据东南一方,连年抗击敌人的进攻。“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用了《三国志》中的典故,曹操曾对刘备说:“今天下英雄,唯使君(刘备)与操耳”,指只有号称天下英雄的曹刘才是孙权的对手。“生子当如孙仲谋”,“仲谋”是孙权的字, 又用一个典故,《三国志》中曹操赞叹孙权“生子当如孙仲谋,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赞叹孙权的雄才大略,实际上暗指类似东吴占据了江南半壁江山的南宋,没有出一个象孙权那样有雄才大略的英雄人物,今昔对比,令词人慕古伤今,忧患惘怅。 整首词时空纵横开阖,气势宏大,融典故入词,毫无斧凿印迹,寄情委婉深沉,与典故合而为一,达到很高的艺术境界。


广州·番禺



惠州一绝

苏轼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黄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作岭南人。


广州,又称番禺,濒临中国南海,是中国南部战区司令部驻地,五大国家中心城市之一。但是这座与北京、上海并称“北上广”的城市古时却是蛮荒之地,大文豪苏轼被贬就曾路过此地,写下了著名的诗篇《惠州一绝》,乘坐宝兰客专G834次列车到达广州之时,苏轼的迷弟迷妹一定会想起这首诗。


诗歌赏析:罗浮山,国家5A级景区,位于广东东江之滨。卢橘,橘子的一种,此诗中指枇杷。岭南,原指中国南方五岭之南的地区,被称为南蛮之地,中原人士往往闻之生畏,相当于现在广东、广西及海南全境。


苏轼做此诗时,正是被贬南下,宋代岭南两广一带为蛮荒之地,罪臣多被流放至此。迁客骚人至此多有哀怨嗟叹,但东坡则处之泰然。苏子爱吃荔枝,爱南方山水,历代咏荔枝之作甚多,但苏子之作却是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一首。“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之是荔枝来”虽广为所知,但主角却是杨妃,而非荔枝。苏轼一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作岭南人”虽简单至极,直接至极,但对岭南的留恋之情,却是呼之欲出。


同时这首诗又有苏子入世出世的纠结,苏东坡曾因仕途坎坷想避世遁俗,又因恋恋不忘国运民生终于没能做到归隐山林。在岭南时,东坡先生的内心正处于这种出世与入世两难的心境之中。“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正是这种两难心境的形象描述。


燕子剪断北国的冬天,蹲在屋檐,兰州开往西安的火车爬过个八九个钟头才到。耗过了时光,耗过了心情,诗被遗忘在远方。


约七月九号吧,那时,从兰州西开往全国各地的高铁里,藏着诗和远方。


*喜欢我们,就关注“看见兰州”并置顶吧。莎小妹期待,与你一起,看见兰州。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于任何平台,侵权必究。


——— 莎小妹精选———

(直接点击以下关键词)

-美食-

鸟羽家 日餐店 | 牛奶醪糟 | 舌尖上的羊肉

兰州糟肉 咖啡馆 栗子 |  盐场路

-旅游-

取景地 | 流行色 | 小众景区 | 指弹少年

野在天水1 | 野在天水2 | 野在天水3

-本地-

李睿珺 | 2020 | 药店 | 牛肉面 | 浆水面

121路 | 35路 | 气味博物馆 | 扎心楼管大叔

-有料实验室-

零点后的兰州 |  我在兰州做水烟 | 牛肉面头锅 

-大河智库-

网约车 |  改革与创新 | 企业“芳心兰州无前途

Copyright © 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