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

74岁的联想教父柳传志,为什么在大佬商圈中的地位那么高?

青读一刻2018-06-05 13:10:21

1、柳传志的职场历程

柳传志,1944年出生于江苏镇江,企业家、投资家、泰山会主席、全球CEO发展大会联合主席。

柳传志1966年毕业于西北电讯工程学院(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任职于国防科工委十院十所和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从事科学研究工作,北京计算机新技术发展公司(联想集团前身)创始人之一。1988年创建香港联想。1997年北京联想与香港联想合并,柳传志出任联想集团主席。2000年1月被《财富》杂志评选为“亚洲最佳商业人士”。2004年柳传志辞去联想集团董事长职务。2009年9月柳传志重新出任联想集团董事长。2011年11月2日联想集团宣布柳传志卸任董事会主席,担任联想集团名誉董事长。2014年12月21日由柳传志与巴菲特共同出资的首个在华运营的外国私人航空品牌“利捷公务航空”正式开始运营。2015年02月,70岁的IT人柳传志接受专访,对网络传说在联想控股持股3.4%,为最大自然股东,折算一下纸面财富超过四五十亿的传闻作出了正面回应。大概拥有联想集团的股份不到1%。

2017年8月,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受聘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创新创业学院名誉院长。

2、联想这几年一直被唱衰,可实际上真的如此吗?

2017年的胡润百富榜上,许家印,马化腾,马云的财富都超过了2000亿,位列前三名,这个数字足以让很多人仰望。2015年02月,70岁的柳传志接受专访,对自己是联想最大股东的传闻作出了正面回应,称自己大概拥有联想集团的股份不到1%。有网友推算,按照柳传志的说法,其个人财富不超过5亿。如此一对比,差距确实不是一点点儿。

可早在2000年在联想集团如日中天时,柳传志就转身做起了投资,把他白手起家建立的联想集团交给了杨元庆。随后,联想控股多元投资,目前已掌管1000多亿元的基金,投了600多家企业。

联想控股控制着联想集团(IT业务)、正奇金融、汉口银行、神州租车、联想之星、君联资本、弘毅资本等公司。这些公司的投资项目遍布出行、人工智能、药业等各个领域。

以出行为例,柳传志的女儿、侄女曾经分别执掌滴滴和Uber中国,而联想也是神州租车的大股东。除此之外,他还投资了46家出行公司(不完全统计),涉及自动驾驶、ADAS、网约车、新能源车、汽车电商、维修保养等12大领域。可以说,联想控股投资公司的数量与涉及的广度超过了BAT,甚至人称“出行教父”的李斌。

所以,联想这几年一直被唱衰,也是不负责任的定论。

3、那么,为什么柳传志在大佬圈的地位依旧能够维持?

在中国,还有许多身价并不高,但却在商界占有重要的地位,对整个社会都具有推动意义的人。比如民企脊梁华为的总裁任正非,代表中国制造的海尔的CEO张瑞敏,联想创始人柳传志。这几位企业家的功绩,不比恒大地产的许家印差,亦不会比腾讯阿里逊色多少。

联想和华为作为第一批走出去的企业,在海外有着不小的影响力,为后来者趟出了一条血路,极大的鼓舞着下一代的创业者。柳传志则带出了一支能征善战的铁军,联想系人才遍及全球,这是大联想最宝贵的财富,也是他雄厚人脉的体现。柳传志在任期间,大胆的启用新人,任命有才之士,那批年轻人成为大联想控股和成就了整个中国高科技行业的黄金20年,包括:朱立南,杨元庆、郭为、唐旭东、陈绍鹏,当然还有无法略过的曾经被寄予厚望的孙宏斌。

中国是一个讲论资排辈的社会,柳传志在大佬圈的地位依旧能够维持,虽说有论资排辈的原因,可如果背后没有相应的实力作为支撑,过往的功绩再荣耀也是过眼云烟。

柳传志这些年积累的人脉,估计连马云都汗颜,比较传奇的就是以他为首的“泰山会”:会长柳传志,理事长段永基;会员:万通集团冯仑、泛海集团卢志强、阿里巴巴马云、复星集团郭广昌、远大空调张跃、信远控股林荣强、巨人集团史玉柱、百度李彦宏、段永平、中关村科海集团陈庆振、江西科端集团郑跃文、河南思达集团汪思远、横店集团徐文荣、和光集团吴力、华谊兄弟王中军;顾问:吴敬琏、胡德平。

虽说这个私密团体对外都宣称,私交为主,可其中一人有难,泰山会向来愿意“救死扶伤”,最典型的就是史玉柱。所以说,泰山会更像是柳传志影响力的一个象征,这背后不单单是尊敬长者的推崇。

所以,我们评价一个人的时候,恐怕仅用金钱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不太公平。不应以王健林和许家印的几千亿的财富作为依据,不以腾讯高额的利润和万达遍布全球的地产,而更多的应该是马云所说的千万微小企业的中国梦,让国产技术走出去的华为大疆,以及还有那些默默无闻的工作者,比如数十年如一日在田间地埂之间工作的袁隆平。

延伸阅读:

泰山会:神秘低调的富豪俱乐部




导读:前日,市值2万亿的联想上市庆功宴上,马云作为泰山会代表上台发言,开头便说道:泰山会是个很了不起的组织,我们组织聚会,柳总是我的牌友。

泰山会(曾用名:泰山产业研究院),成立于1993年,由于成立大会在山东召开,遂取名“泰山”,是由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主管的非独立法人机构。它由中国知名且有相当影响力企业的CEO(或董事长)组成,每年只发展1家会员单位。

会员单位包括联想控股、四通集团、泛海集团、远大集团、复星集团、巨人集团等15家,联想控股总裁柳传志亲任会长,段永基任理事长,顾问吴敬琏、胡德平。泰山会是中国最知名、最神秘的大型商会之一。2005年,泰山产业研究院核心人物华怡芳去世,研究院遂改名为泰山会。之后,其组织形式更加私人化,不再设分会,也取消了内刊。柳传志在一次采访中曾提到:(泰山会)以联谊为主,缺席要交请假费,第一次一万,第二次二十万,“连续请假的以马云居多”,至于活动内容,他透露,“泰山会不谈任何企业经营和行业情况,只谈国家大形势。”

泰山会阵容

“对于民营企业家而言,泰山会绝对是一个超豪华阵容。”

泰山会成员:会长柳传志,理事长段永基,会员:万通集团冯仑、泛海集团卢志强、阿里巴巴马云、复星集团郭广昌、远大空调张跃、信远控股林荣强、巨人集团史玉柱、百度李彦宏、段永平、中关村科海集团陈庆振、江西科端集团郑跃文、河南思达集团汪思远、横店集团徐文荣、和光集团吴力、华谊兄弟王中军。顾问:吴敬琏、胡德平。

个个名列内地百大富豪,所拥有的事业总资产,比台湾地方政府总预算还多好十几倍,掌握的财富超过百兆新台币(1新台币约合0.2元人民币),事业版图横跨高科技、地产、金融、娱乐各产业,对中国、甚至全世界经济,有呼风唤雨的影响力。

泰山会挂靠于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以下简称中民协),中民协现任副秘书长朱希铎曾任四通集团副总裁,他告诉《中国周刊》记者,“‘泰山’成立十多年,会员几乎没有变过。”

泰山会成立于1993年,由于成立大会在山东召开,遂取名“泰山”。此外,会员们也认为,“五岳至尊”的泰山寓意一种高度,以泰山取名,也代表中国民营企业家的高度。

陈庆振,是这个豪华阵容里的一员,也是中民协的现任秘书长。现年69岁的他是中国最早下海创办科技企业的淘金者之一,和段永基柳传志等人同是中关村的元老人物,1983年创办“中国第一家卖电脑的公司”——科海。

这些会员企业组合起来就是一条强大的产业链,链条上的每个企业都占据了所在行业的绝对影响力。段永基等人对泰山会的构想是:资产过亿的、达到某种量级的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私人圈子。

然而,泰山会一直低调。现任会长林荣强告诉《中国周刊》记者:“泰山会是一个私密的个人组织。”

据林荣强的秘书介绍,2005年的时候,泰山产业研究院才改名为泰山会,人数缩减为现有的16人,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单纯的企业家私人交流的圈子。“现在也主要是以娱乐性为主,会员们有时间就一起打打高尔夫,喝喝茶,聊聊天。”

万通集团冯仑也对《中国周刊》记者说,“我们是一帮老男人,私人组织。”

的确,经历了17年光阴的泰山会有些“老”了,它几乎是改革开放以来,自发形成的最早的民营企业家组织,它的发展进程及变异,记录了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史以及企业家的喜怒哀乐。

“四人小组”起步

追溯泰山会的历史,最初只是一个 “四人小组”。

四人分别是:陈春先,中国硅谷第一人,1980年下海成立北京等离子体学会先进技术发展服务部;陈庆振,1983年成立科海公司,中国电脑买卖第一人;段永基,四通集团董事长,中关村元老;王洪德,京海集团董事长,中关村元老。

当年,四位民营科技试水者,经常挤在一个办公室里喝茶聊天。没有老板椅,也没有高尔夫,仅有木桌、清茶,和忐忑迷茫的心境。他们相信“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但是至于如何经营,茫然不知,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并互相提醒和学习。

陈庆振向《中国周刊》记者举例:科海卖电脑,当时一台电脑可以盈利一万元。由于不懂经营,磨损和坏掉的电脑一直不能出手,只能将电脑中好的零件单卖。

年终计算利润的时候,就包括了卖出去的电脑和单卖的零件利润总和,而成本则按照卖出了多少台计算。如此一来,计算出的利润高了,税收就高。

诸如此类的经营管理上的问题很多,四人约定每周六晚上喝茶聊天,各自说说自己公司的事情。地点一般定在某一家公司的办公室。这样的不成文的聚会进行了两三年,后来,大家越来越忙,就规定在每个月选出一个周六晚上一起喝茶讨论。陈庆振记得,茶话会开始前几天,总有人问起:“老陈,什么时候开会,我这边又有问题了。”

1984年到1987年之间,一批科技企业成长起来,其中包括联想方正紫光等。他们的领军人物也开始加入这个小组。

小组很快扩展到六七人,十几人,几十人。小会议室容不下了,就找大会议,直到大的会议室也容纳不下,成立一个正规组织的想法开始萌生。而且,这个团体的影响力也吸引了政府的关注。

陈庆振回忆,后来八九十个人中,有接近一半的人是来自政府、学者和媒体。社会各个方面都关注的时候,成立正规组织也是一种需要。

于是,1987年,在国家科委牵头下,成立了“北京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此后,全国更多的民营科技企业参与到这个团队,遂改名“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

这一年,协会第一任秘书长便是挂职国家科委的华怡芳。

更名后更加私密

组织建起来了,队伍壮大了,问题也跟着来了。由于人员太多,反而减弱了交流的效果。

陈庆振向《中国周刊》解释:“最早发展起来的民营科技企业,现在谈论的问题是上市、海外并购等层面。而中民协里更多的中小企业还在关注他们发展之初的企业问题,拢在一起不好交流。”

于是,一个更小、更有效的“顶级”小圈子成为需要。这个小圈子在1993年变成现实。

这一年华怡芳退休了。在他的牵头下,中民协里影响力大、私交好的企业家们组成了一个小圈子——泰山产业研究会(1998年改称泰山产业研究院)。

华怡芳是泰山会发展中无法避开的人物。他的父亲华岗,是中国老一代革命家。而华怡芳本人一直都在辅助别人做事,人脉关系极广,人缘很好。即便到了2009年,在华怡芳去世四周年后,中民协还为他组织了一次追思会。

国家科委原副主任吴明喻评价华怡芳:“他和民营企业家们不是一般的私交。那是生死之交。”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所长王德禄回忆,“华老朝气蓬勃,思想意识超前。人际关系很广泛。”

华怡芳和民营企业家们的交情一定程度上也缘于他思想意识超前,一直主张在市场经济下建立平等的经济秩序,并为民营经济的发展鼓与呼。

譬如,“泰山”成立后,华怡芳成立了《泰山通讯》,虽然只是一本内刊,但反映了很多经济上的超前讨论,也有一些政治的主张,这些内容在当时还是比较敏感。柳传志和段永基等成员对此也有所担心。但是,这个讨论平台进一步树立起“泰山”的威信。

2005年,华怡芳去世,失去核心人物的泰山产业研究院改名为泰山会。之后,泰山会的组织形式更加私人化,不再设分会,也取消了内刊。

拯救史玉柱

尽管“泰山”经历了几次变化,但一直沿袭着较为紧密的圈内关系。在私交基础上,泰山会总能爆发出市场之外的能量。这种能量在“泰山”尚未成立时就已经显露出来。

1992年,北大方正第一任总裁楼滨龙被解除领导职务,华怡芳对此事高度关注,并找到巨人集团史玉柱向其介绍楼滨龙的情况。后来,楼滨龙就做了珠海巨人集团执行总裁。

诸如此类的事情,华怡芳乐此不疲。陈庆振记得,计划经济体制时期,许多民营企业家受到不公平对待或者遭遇失败,“华怡芳就想办法把他们解救出来,恢复生产。”

泰山会“救死扶伤”的功能,最经典的案例就是史玉柱了。他和泰山会的关系真的是“生死之交”。

国家科委原副主任吴明瑜清晰地记得:“当年史玉柱要在珠海盖楼,协会成员是不赞成的。此后,东窗事发,巨人集团受到很大的打击。大家都想着怎么样帮助他。”

时任中民协秘书长、“泰山”会长的华怡芳亲自找到在职的吴明瑜,探讨“怎么拯救史玉柱”,他还“到处找关系,想办法”。

长城企业战略发展研究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人士表示,“巨人集团倒塌之时,段永基帮了史玉柱一把,后来还支持史玉柱从脑白金重振雄风,并且获得新生。”史玉柱从负债2.5亿元,短时间内东山再起,这是何等的荡气回肠。

2004年1月,四通控股更是花12亿元买下脑白金,并给了史玉柱20%多的四通控股的股权。

创立巨人集团、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在脑白金、黄金搭档、《征途》、《巨人》等产品领域先后获得巨大成功

段永基和史玉柱是在1993年认识的,当年“泰山”刚刚成立,两人同为会员。

2007年,东山再起后的史玉柱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现在,我允许分公司少报销售计划,但绝不许谁报多了没有完成。如今‘说到做到’在公司内部已基本实现,公司内部的信用危机消除了。”

而,“说到做到”这一企业心法正是泰山会另一元老柳传志所亲授。在柳传志的启发下,史玉柱抛弃了巨人集团以前口号般空洞的企业文化,新企业上海健特将实用性作为企业文化的首要条件。

当然,帮扶是相互的。

譬如,史玉柱也为四通从IT电子改为做保健品的转型不遗余力,曾表示“出任四通CEO,年薪只收一元”。

2007年的那场座谈会上,史玉柱更是开口大谈:“我粗粗地算了一下,要搞死一个民营企业,至少有十三种方法。”对史玉柱而言,在泰山会里和兄弟谈失败,更知心。

保持下来的能量

泰山会的能量不仅仅体现在挽救史玉柱一人身上。从历史到今天,这个圈子的能量一直在发挥作用。

企业家们站在同样的社会背景下,享受同样的荣耀,也遭受同样的挑战。在制度的逐渐完善中,试水者容易湿鞋。特别是,泰山会成员基本上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科技企业家,当初,他们共同面对着市场经济秩序的不完善,社会上缺乏切实的企业发展保障措施。出格、犯规的事情多见。中关村走私案,便是一个例子。

上世纪90年代初,信通老总金燕静成为当年走私重点打击的对象。此时,中关村的大佬们纷纷在舆论上对她表示了同情。抱团取暖,兄弟情义依稀可见。他们中的多数同样也是泰山会的元老们。

《联想风云》的作者凌志军在《中国的新革命》一书中记载,联想总裁柳传志曾说,“这样干是不是走私呢,是走私。可是老实说,当时整个国家是走私风行,都在买卖批文,买卖外汇,他们都没事。你是想抓谁抓谁,想打谁打谁,这不就是民不举官不纠嘛!”

而时任科海总裁的陈庆振则说:“改革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对原来的法规条例进行突破,对不对?突破什么呢?就是‘违规’。你如果是完全按照过去的条条框框,你不敢越雷池一步,那肯定什么也做不成。”

华怡芳一直在支持这帮“呛水”的企业家。在2009年的华怡芳追思会上,参与座谈的人还提到,“华怡芳为金燕静费了不少心。”

时至今日,中国的市场经济进一步走向完善,而泰山会的能量,依然在继续。

在卢志强的泛海入股联想这件事上,柳传志坦言:“我与卢总在办公室谈了一次,三个小时。在谈这件事情上,我们肯定有默契,可谓一拍即合,甚至没有过任何反复的磋商。”

然而,这起被媒体爆炒的大亨联手事件,在陈庆振嘴里只是一句很轻松的话:“泛海正好在寻找这块业务,联想又正好要卖股份,老柳和老卢俩人一商量,事情就办成了。”

“这样的事情很多。” 陈庆振右手一挥,表示对这种现象已司空见惯。

这正如柳传志曾公开讲的那样:“在泰山会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合作对象。”


 



以下是为忧心焦虑谋求转型发展的企业家、高管准备的内容:

 

谁可以帮到你?

请加我。


Copyright © 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