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

雨的联想

拾望者2018-11-21 10:08:37
雨的联想



仿佛昨日还在欢喜等待着国庆黄金周,转眼间十月已逝。这个十月不是秋高气爽,不是天高云淡,不是辽远空阔,不是清丽舒朗,而是阴雨绵绵,雨绵绵,绵绵。
虽不是凄凄惨惨戚戚,也是淅沥沥,纷纷扬。
每当连阴雨天气,我总条件反射的想起达达乐队的《南方》“我住在北方,难得这些天许多雨水,夜晚听见窗外的雨声,让我想起了南方。想起从前呆在南方,许多那里的气息,许多那里的颜色,不知觉心已经轻轻飞起……”
每当我走在雨后俨然一片海洋的学校广场,就会想起许秋汉的《未名湖是个海洋》“这真是一块圣地,今天我来到这里,阳光月光星光灯光在照耀,她的面孔在欢笑和哭泣。这真是一块圣地,梦中我来到这里,湖水泪水汗水血水在闪烁,告诉我这里没有游戏。未名湖是个海洋,诗人都藏在水底,灵魂们都是一条鱼,也会从水面跃起。未名湖是个海洋,鸟儿飞来这个地方,这里是我的胸膛,这里跳着我的心脏……”
这种条件反射不是出于对于的热爱,而是对持续阴雨天气和糟糕排水系统的无奈。


就像现在,二十多年来,我从未如此渴盼过晴天。当清晨起来我触摸到的每一件衣物都饱含水分,我希望晴天,当上班路上雨伞也抵挡不住飘飘洒洒的雨滴时,我希望晴天。
北方的春秋季节短暂,由棉服到汗衫的转换,中间的春季就像是短暂的午睡。由单衣到冬装的替换,这秋天也不过算打盹小憩。
北方是春天多风沙,春雨贵如油,不过清明时节也会细雨纷纷;秋天易干燥,北风始怒号,偶尔也会一层秋雨一层凉。
而这个秋天,却是漫长的“雨季”。持续一月的阴雨,总是让我想给南方人民点上无数赞。梅雨季节,数月雨季,他们如何安然度过。


今日外出听课,结束后依然在飘着雨。同行同事未带雨伞,于是我俩撑一把小伞。另一同事说:还是以前那种油纸伞好,遮挡面大且不会浸透。
油纸伞?儿时还见过,枯黄色,直立着。算是上个世纪的记忆了。所幸一些诗文里提到,增添了诗意,也使它有了长久的艺术生命力。
但这生命力终究是在文艺层面。现实中它如若不是跟旅游经济挂钩,也当被无孔不入的实用主义摧残得体无完肤了吧。
正如雨。文学作品里的雨总是多姿多彩且多情。而现实生活中我都是听到的对近期多雨的抱怨。
或许,这就是文学的作用吧。就如高晓松“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或是王小波“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拥有诗意的世界”。
文学或许是个堡垒,收容那些被欺凌被侮辱的生灵,然后呐喊革命;储放那些多坎坷多苦楚的际遇,然后超然释怀;寄存那些美好的圆满的希冀,然后虔诚仰望。

就像老杜有《春夜喜雨》“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如细无声。”又有《秋雨叹》“雨声飕飕催早寒,胡雁翅湿高飞难。秋来未曾见白日,泥污后土何时干。”春夏秋冬之雨,他诗中全有,但读起来雨非雨,全是肠内热
不管是春潮带雨晚来急,还是秋雨梧桐叶落时;不管是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还是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这雨总含情脉脉。
无论是春雨纷纷,还是秋雨绵绵,无论是疏雨滴梧桐,还是骤雨打芭蕉,这雨总情意绵绵。
所以,真正有诗意的人应该还是喜欢雨的。或是情怀总是诗的少年少女还是喜欢雨的。


余光中先生的《听听那冷雨》里尽是故国之思流落之痛,却也有一段文字很是温情浪漫,脑补画面应该也是情深深雨蒙蒙,你看“而无论工业如何发达,一时似乎还废不了雨伞。只要雨不倾盆,风不横吹,撑一把伞在雨中仍不失古典的韵味。任雨点敲在黑布伞或是透明的塑胶伞上,将骨柄一旋,雨珠向四方喷溅,伞缘便旋成了一圈飞檐。跟女友共一把雨伞,该是一种美丽的合作吧。最好是初恋,有点兴奋,更有点不好意思,若即若离之间,雨不妨下大一点。真正初恋,恐怕是兴奋得不需要伞的,手牵手在雨中狂奔而去,把年轻的长发的肌肤交给漫天的淋淋漓漓,然后向对方的唇上颊上尝凉凉甜甜的雨水。不过那要非常年轻且激情,同时,也只能发生在法国的新潮片里吧。”多么罗曼蒂克的爱恋。


年少时我们有不畏风雨的激情,有不惧湿透的勇敢,有不念过去的洒脱,亦有不畏将来的狂妄。
可随着时间逝去,这种自在风流好像又被雨打风吹去。
人的一生需要经多少风,历多少雨?凌多少波,破多少浪?
或许只有三次吧!少年,壮年,老年。无风无雨无波无浪无忧无虑是童年。
蒋捷的《听雨》把人生分为了三个阶段:“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不同阶段听雨的不同感受,让人读过不禁哀思。这情感是太过悲,不仅是自身所历的沧桑冷暖,亦有国家的盛衰兴亡。
哎,愿我们都能在奔梦路上,风雨无阻。
这是在漫长的听课路途中想到的与雨相关的部分篇章,因为秋雨寒凉、路途遥远、空间拥挤等诸多客观原因我没有认真听课,这是不是虚了此行,白淋了雨。

长按识别关注公众号


Copyright © 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