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

听妈妈和奶奶讲的那些“巧合”,总能让人联想到灵异事件.....

二层楼灵异事件2018-11-25 07:31:05


我一直在等,等一个不确定的你

来了就别走了

点击上方小蓝字关注吧~


客服QQ:2317851336

故事一

妈妈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学校出过一件大事。

我的家乡只有这一个中学,教过妈妈的老师后来也教过我。。妈妈的班主任家里和姥爷颇有交情。。这件事也是经过求证的。。

 

妈妈那年上初二。一瞬间班里死了19个同学。

妈妈上学那会儿,还没有教学楼,操场很宽阔,教室是一排平房,厕所盖在操场的另一头,下课十分钟去厕所一个来回几乎就上课了。妈妈的班级里有几个学生是乡下来的,所以要住在学校的宿舍里,宿舍后面有一个小湖泊,夏天芳草依依,很是清爽,这里也成了那个年代不少男孩子玩耍的野外极地。

 

有一天,这几个住校的男孩在湖泊附近玩儿,一个同学在草丛里挖出一颗废弃的弹头。就是那种长得像小鱼雷一样的炮弹,大概有整只手臂那么长,尖尖的头,尾部像火箭一样可以立在地面上,妈妈说她见过那只炮弹,虽然锈迹斑斑,确精致的很。

 

这枚炮弹也就成了当时那群男同学最宝贝的东西。上课吃饭,甚至睡觉都要搂在被窝里。在学校只要一下课就会有很多同学来围观。但多数是男同学,女孩对炮弹什么的不感兴趣。

 

这一天照常上课下课上课下课。课间妈妈和几个女同学结伴去厕所。悲剧发生了。

后来听幸存的学生说,那几个男生一定要打开炮弹看看里面是什么。就在课桌上用石头猛敲。敲着敲着就爆炸了。

妈妈听到声音从厕所出来时。。操场上尽是碎肉和胳膊腿什么的。
当时在班的同学有32人,死亡19人。

 

这件事瞬间就在不大的县城引起了轰动,唯一的中学也被停了课。妈妈说被炸碎的几个同学都是拼凑的尸体 ,根本分辨不清谁是谁。。匆匆忙忙的入殓了。

上山下葬哪天,妈妈作为同班同学也跟着上山了。。但死了19个同学,竟然挖了20个坟坑。

 

校方的解释是,挖二十个坑凑个整数,但听家里的老人说,坟坑不是随便乱挖的,再不懂事的工人也不会随便乱挖坟坑。。至于第20个坟坑到底是人为还是灵异就不得而知了。

当时送葬的同班同学除了受重伤的几个人,其余没有被牵扯进来的几乎都去了。其中少不了几个淘气的男同学。

 

妈妈跟同学们都在一起,几个男同学就开始数坟坑,怎么数都多一个,送葬的大人们也觉得奇怪,指挥下葬的入殓师一直在那骂:“这TM是哪个工人干的!怎么能多挖一个呢。”因为事情闹得比较大,校方也就找个借口说凑数为了好算钱,就这么算了。

 

几个男同学还在那里开玩笑,有说有笑的其中一个男孩说:“哈哈哈你们都想多了这个坑是为我准备的。”一句玩笑话大家就当缓解送葬的压抑气氛,谁也没当回事。怪事又发生 了。 

 

入殓师忙叫人赶快填了多余的第20个坟坑。按道理说,有多少个坑,就一定有相应的土可以填满。。可是,第20个坑旁边竟然没有土可以填。看土质也能分辨出确实是新坑。。但挖出来的土去哪了呢。

妈妈和当时几个女孩都害怕了,只有那几个男孩还在开玩笑,他们还说:才不是给你准备的,明明是我的。。之类的话。(一个坟坑竟然抢上了,这帮B崽子是TM闲自己命长了是吗)

好在沙场离那里不远,几个大人连忙开着自家的翻斗北京车去拉沙子。可算是填上了第20个坑。 

 

话说,我的妈妈在上学时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跟男同学打成一片,打架斗殴,抽烟喝酒,上初中后更是没事就跟社会上的混混打麻将去迪厅什么的。

姥爷家在我们那个小城镇算是个大户,妈妈又是姥姥姥爷最小的女儿,溺爱的不成样子,初中就穿着全县唯一一件貂裘到处招摇。。自然好玩不好玩的事都会带着我妈妈。。

次日,事情就发生在19个学生下葬的第二天。 

 

第二天,那几个在坟场开玩笑的男生竟然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叫上我妈妈和从小跟妈妈一起长大的女同学(现在是我干妈)俩人去江边抓鱼洗澡。

男生的玩心都比较大嘛。但妈妈和干妈也算得上是当时的女汉子。趁着学校停课,赶快好好玩两天,虽然心有忌惮,但也跟着去了。

家乡江边的下游有一个叫做下站的地方,那里是个浅滩,满满的全是鹅卵石,一点也不咯脚踩上去还很舒服,我小的时候也经常和同学家人去哪里野餐。妈妈当时就去了下站抓鱼。。话说下站的水非常浅,走到江心才勉强淹没过肚脐... 

 

在我的记忆里,下站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夏天有潺潺的江水和浅滩,江对面是断崖,身后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夏天去避暑野餐真是再舒服不过的事了。

你相信这么浅的水也能淹死人么??

妈妈和那些男同学在下站游泳抓鱼,起初还是好好的,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夏天的天气就想小孩儿的脸,说变就变,没一会儿就乌云密布,男孩们还在兴致勃勃的玩耍,妈妈当时也在水里。妈妈说,她记得不知不觉突然就暴雨倾盆,水里的几个孩子就拼命的往岸上跑,然后妈妈的脚一滑摔在了水里,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后来的细节是姥姥讲给我听的:

妈妈滑进水里后就没影了。。当时的干妈和几个男孩都害怕极了,慌忙害怕之中,又一个男孩滑到了,重重的摔在了水里,当时暴雨倾盆,哪里顾得上别人,都是自己跑自己的,干妈看我妈妈一直不上岸吓的哇哇哭,骑上自行车就往家奔。

 

途中那几个男生是否都跟着往家骑干妈也不知道,就知道雨下的太大,自己怎么到家的都不知道,好在姥姥家离江边不远,干妈和妈妈又是邻居,干妈直接骑到姥姥家进屋就嗷嗷哭说:李阿姨,小涛淹死了。

我姥姥还很坚强没晕倒拔腿就往江边跑,等她跑到江边时雨已经很小了,江面上浮着一个人,我姥姥说她就以为那个人是妈妈,坐浅滩上就开始哭,哭着哭着,妈妈竟然抱着一个比自己脑袋还要大的石头从水里走了出来。

 

死的,正是开玩笑说第20个坟坑是给自己准备的那个男孩。

 

事情以为到这里就结束了。可是奇怪的事又来了。

妈妈从水里走出来后连续高烧好几天不退,姥姥就请了镇里比较有名的老太太来看看,说白了就是神婆,有多神我也不知道,总之那一辈的人还是比较偏信鬼神一说的吧。

 

神婆说,妈妈是命大,本来死的就应该是她,两次都躲过去了,还连累了这么多替死鬼。让姥姥赶快把家里供奉的东西请走,把妈妈抱着的石头捡回来埋在家宅下面,可保妈妈一世平安。。但家里其他人就没有东西保护了,还特意嘱咐姥姥三思。

结果姥姥还是听了神婆的话,请走了之前供奉了几十年的东西(姥姥说什么都不肯告诉我供奉的是啥),把救了妈妈一命的石头埋在了家宅的地下。

虽然我不知道姥姥当初供奉的是什么,但我知道姥姥是当年日本侵华战争时留下的遗孤,那枚本来想炸死我妈妈的炮弹经官方证实也是当年日本兵留下的。我确实不知道这些事有什么关联。但妈妈只说一切皆是巧合而已。 

 

我不知道为什么淹死的男孩竟然真的被葬在了第20个坟坑里,这其中的缘由也没人给我讲过,我只知道他确实如愿以偿地躺在了第20个坟坑里。

有许多关于这20个离奇死去的学生的传闻,我都不信。

但有一件事我是相信的。姥姥姥爷在县城里人脉颇广,就随便打听了一下,据说替我妈妈淹死的那个男孩下葬那天,第20个坑里没有土。但又有谁特意把已经填满的坑又挖了出来呢?而且跟19个学生下葬时一样,连挖出来的土也不知去向。

还是那个入殓师,他说他办了一辈子白事,邪门的事很多,见了就当不知道,凡人不要随便破坏阴间早就规定好的事,早就见怪不怪了。也就是说,第20个坑果然是为那个男孩准备好了,敞开的坟坑,连掩土都不知去向。



故事二



这个故事不长,是妈妈的爷爷经历的事情。后来妈妈又讲给了我。

妈妈的爷爷我是不是应该叫太爷爷?好吧,那就叫太爷爷吧。。在妈妈小时候,太爷爷是个很勤快的人,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去江边打鱼,自己有一条小渔船,每当天刚刚亮,太爷爷总会驾着小渔船打渔打到日桑三杆也不尽兴。妈妈说,太爷爷打渔纯属娱乐,有时候打到好鱼就拿回家吃一顿,打得多就分给邻居们。


太爷爷是个知识分子,在他们那个年代读过几年的书,也写了一手的好字,所以邻里间都极为敬重太爷爷,哪家来了家书或者要写信写对联都找我太爷爷,自然太爷爷更是个无神论者,自当读了几年圣贤书,不愿与鬼神迷信什么的相提。

 

但自从他亲身经历了一件事后,就再也不提世上无鬼神这一说了。太爷爷对这件事是绝口不提,还是在太爷爷去世后,太奶奶无意想起来才说与大家听的。

那天早上太爷爷一如既往的,太阳还没升起天刚蒙蒙亮时,就下江摸鱼去了,这个早上雾极大,大到伸出手都看不清五指。

 

感觉像是被包在云里(家乡在入夏时经常有这样的大雾天很常见)。太爷爷摸索着在堤坝上走,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低头看是一直青色的像柳条却又比柳条粗的东西,不是蛇,因为家乡冬季漫长根本没有蛇,柳条也不可能,江边都是白桦树和松柏,一颗柳树都没有,当时太爷爷并没在意。

 

我很熟悉江边的一草一木,因为我也是江边长大的孩子,在太爷爷那个年代确实不可能有柳树,在北方尤其是临近‘北极村’的城镇,在那个年代还没有能力把柳树运去栽种。江边也更是在我上了小学后,城市规划项目启动时,才渐渐的美化起来,柳树也渐渐的多了。

那既不是蛇也不是柳条,是什么呢?

那天早上的雾在太阳升起后,也没有要散的意思(别不信,家乡经常大雾,一般都在中午11点左右才彻底散去),太爷爷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总觉得走不出这堤坝,也不敢拐弯,堤坝嘛,走不好是要失足跌进江里的。太爷爷就一直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就觉得天是越走越亮,那应该是太阳升起来了。


突然,一个股巨大的腥味铺面而来,太爷爷下意识的用手在面前扫来扫去,想扫走腥味。。
这一扫倒好,扫走了面前的一些浓雾,一个黑黢黢的东西挡在太爷爷脚前,大概有半人那么高,宽度就看不清了,太爷爷捂着鼻子因为太腥了,蹲下去想看看是什么,透过雾霾太爷爷初步断定应该是条鱼的尾巴,然后就屡着尾巴往前面看,直到看见重叠的青色鳞片,太爷爷才停住脚发现事情不对了,这绝不是一条鱼那么简单。 

 

太爷爷胆子很大,他竟然想去伸手摸一摸那鳞片。太奶奶讲,太爷爷当时用手比量了一下那鳞片足足有人的手掌那么大,跟个小馒头似的虽然重叠着却很饱满。

太爷爷用手碰到了那个青色的鳞片,上面黏黏的,但抬起手的瞬间,那东西就散在雾里,消失不见了。此时太爷爷拿出揣在怀里的手绢擦手,顺便拿出怀表一看竟然已经早上八点多了,他明明记得自己出门时才凌晨三点多,自己竟然无意间走了这么久,却又没想象的那么久。

于是太爷爷趁着渐渐散去的浓雾,找到渔船还是下江捕鱼去了。可惜这一上午,一条鱼的没捕到。直到连续几天都没有捕到一条鱼(别的捕鱼老头都多多少少有收获,只有我太爷爷连续好多天下网都是空网而归)。他开始回忆起大雾那天早上看到的一切。

 

太爷爷并没说他看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青色的鳞片和黑色的尾巴,还泛着巨大的腥味,先前踩到的类似柳条的青色条子估计是那东西的须子。妈妈讲到这里时说,太奶奶说是应该看见龙了,可妈妈觉得像是个鲶鱼精之类的。

其实我听着倒也像是一条龙,我只是猜测啊,那青条应该是那小青龙的须子。至于太爷爷后来为什么连续好多天都没打到鱼,估计是他摸了它,冒犯了小青龙。我为什么这样猜测呢?因为妈妈再讲这个故事之前,一家子正在讨论洪峰的问题。



故事三


我在上幼儿园前,有很长时间住在奶奶的乡下。我妈妈没有奶水,她年纪又小,生下我时不会照顾,7个月大时就被送到乡下的奶奶家,一直长到4岁。


奶奶说我小时候特别不好养,整天哭闹,也不认识我妈,谁哄都不行,就是不停的哭,后来大一点开始冒话了,我会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黎黎来呀”,而且很长时间就只会说这一句。家里没有哥哥姐姐叫黎黎或莉莉的,我至今都很纳闷,黎黎是谁呢。

奶奶怕我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沾染,就请了人来看,并指明在山里找颗有缘的树,认树做干妈,可保平安。

 

我和奶奶生活的那个乡下,是仅有三十户人家的小村落,村庄四面环林,只有一个条公路通向镇里。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树木这天蔽日。村里有个习俗,只要太阳落山,人们便不在出门,奶奶说林子里全是坟,晚上出去不安全。家养的鸡鸭,也不会进林子,在傍晚前尽数归家。我很怕那些树林,奶奶说我的“树妈妈”就在那里。

村子里的老人很信这个,有的小孩总是夜里啼哭,还有认狐狸黄鼠狼什么的做干妈。


我的远房小表哥,就有个“狐狸妈妈”。

 

说起来,我长这么大,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并没有什么,有一件事是关于这个远房小表哥的。小表哥从小身体就很不好,七灾八难的,后来经村里的人指点去找了一只狐狸做干妈。


说道找狐狸,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虽然村子就坐落在森林中,但从未有野兽出没过,很多人更是连见都没见过所谓的飞禽走兽。


奶奶说他们家人去找狐狸时,必须要走进林子,除非是入殓下葬的事,平时是很忌讳进林子的,但为了自己家孩子,即使很冒险,也要进去试一试。相传狐狸都住在洞里,只要找到洞,按礼数烧香叩拜,那洞里的狐狸自然就会承受香火,自然也会保佑。

奶奶说,他们为了赶在天黑前走出林子,很早就进山了。原始森林里,几乎所有的树木都长的一样,沿路做了标记,好能在计算好的时间内按原路返回。

怪就怪在,他们一行人,进了林子,就没有自己走出来。我听这个故事时觉得很玄幻,但奶奶却是轻描淡写的,好似这样的事经常发生。村里人也很接受这样的“事实”世间的很多生灵,包括鬼神,都有自己栖息的地方,树木成百上千年也不会移动,那些有灵性的兽类也一样,除非迫不得已,也断断不会搬家。

 

村子里的人安分守己的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从不冒犯森林,自然森林也从不动他们分毫。。人们砍柴打鱼,也都谨遵着自然法则。

表哥一家人在寻找到中午时依然一无所获,领头的男人说可以返回了,再不走就走不出去了,于是大家全体跪下,摆了几个馒头,和随身携带的贡品,开始祭拜山神,也期盼着能在天黑前走出森林。

 

领头的男人是常年进山打猎的好手,所以沿途的记号做的很好,加上每走一段路就会发现几个坟头,男人也是一一记下,以便返回时不要走错了路。

奶奶说他们走了一下午,一直都是按照自己的标记走,但坟头却没有来时的多,有好几个地方明明做了标记附近有几个坟头,当走到那时,坟却不见了。


当然这不排除记错的可能。可是这一行人走到天黑,路标一直都在,却怎么也走不出森林。。奶奶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在林子里过夜的。只是第二天天已经大亮,这几个人都躺在林子边上的一户人家的院子里。

 

我猜测其实他们已经走出林子了,只是有什么东西蒙蔽了双眼,所以一直以为自己没走出来。

但奶奶却说,要不是领头的男人很懂事,在出山前摆了山神,估计这些人就不能活着出来了。他们这么一行人,大张旗鼓的进林子,已经打扰了很多在林子里休息修行的东西。那些东西想困住他们,也就只有山神能就他们于水火。小表哥家人不甘心,又择了个日子,再次进山寻找狐狸。

 

第二次进山换了一条路,由一个经验更老套的老猎人带着。猎人带着一只狗。所以很快就找到了传说中的狐狸窝。只可惜,他们在洞口守了许久,也没见到狐狸,因为洞口没有脚印。

表哥的家人摆了丰盛的贡品,跪在洞口很虔诚的叩拜,并把儿子的生辰八字念给狐狸听(也不知道窝里有没有狐狸),把自己家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对着洞叙述了一遍,香烧的很快,随行懂点法事的人说香烧的快是好兆头,他们还有什么香谱之类的东西,也就是看三根香烧的长短来判断事情能不能成。

据说狐狸和黄鼠狼都能保全家许多的事,又叫保家仙,例如添丁加口,事业,学业,平安健康 什么的。只要香火旺盛,一般都能趋避很多不好的事。

 

小表哥后来上了初中,高中,最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黑龙江大学。我的家乡其实出了很多学习优异的学生,历年来考上北大清华的也有几个,但中上等的一般都是黑大和哈师大,再好点就是哈工大,哈理工什么的。表哥算是比较给家族争光的大学生。

也是听奶奶说的,表哥在离开家乡,远赴省城上学时,曾经出过一件事,差点要了他的命。


表哥入校后,第一个月是军训期,去过黑大的人都知道,那是个很漂亮的地方,郁郁葱葱的校园,欧式的建筑,学校的风气也很正。


校园有很多被绿树包围的小篮球场,在表哥的寝室楼下就有一个。每当军训完,傍晚来临时,都会聚集很多男生仨一帮俩一伙的去打篮球。


这天表哥如往常的和室友在小篮球场上打球。打着打着脚下一滑,他抬起脚一看竟然是100块钱,表哥家并不富裕,每个月的生活费也就78百块,这幸运的一百块钱可真够开好几天的荤腥了。

你们觉得捡钱真的是幸运的事吗??我不这么认为。

 

我姥姥和奶奶在我很小时就跟我说过,捡到的钱千万不要带回家,一定要马上花掉,哪怕买一些你用不上的东西,只要花掉了就好。但大数目就要交给警察叔叔了。

我长这么大,经常捡钱,小到一毛五毛,大到三百五百的都有。而且一般都是在马路上,走着走着就能捡个五块十块的。我总跟男朋友提起我手气很旺,总捡钱,他还不信,渐渐的事实证明了一切。

想来表哥的钱捡的很蹊跷,他问了全场的同学,都不是他们丢的,因为一般下楼打球都是不揣钱的。。表哥也没带钱。。偏偏这一百块大票就跑到了他的脚下。


于是表哥很高兴的揣兜里并跟同寝的哥们打趣儿说:见者有份,晚上去撸大串。


打完球表哥摸摸自己兜里,钱还在,还沉浸在捡钱的喜悦中。回寝室冲个凉换了一身衣服,寝室的几个人想起了表哥捡钱的事。一直催着去撸串。可是表哥去掏那钱时。钱却不见了。 

 

表哥以为钱丢了,但就揣在短裤兜里,洗个澡的功夫怎么就丢了呢。为了不丢份儿,表哥还是自掏腰包请寝室哥们去撸了串。接下来的几天,表哥一直在找捡到的那张百元大钞,可是就真的凭空消失了,他觉得是让人偷了,反正是捡来的,丢就丢了吧,说明这钱与自己没缘分。

每天军训都如常的进行。就在捡钱后的第三四天吧。事情发生了。

表哥的军训队伍在另一个小篮球场上,场地上还有几个学长在打篮球,在休息时,大家都坐在树荫下或者篮球架下休息,表哥当时坐在篮球架下,学长们在另一边的篮板打球。


突然坐在表哥身边的几个女孩看见树丛里跑出来一只小白狗,女生们就尖叫起来,“好可爱呀好可爱呀”一定要拉着表哥去抓那只小白狗。小狗跑的不快,只是距离近一些它就多跑两步,回头看着表哥他们,像是引导他们离开一样。

 

然后小白狗突然一下跑的飞快,表哥们刚抬腿去追。身后的篮球架向着他们的方向倒下了。。
教官和导员呵斥了几个打篮球的学长,因为是有人乔丹了一下,灌篮抓了篮筐,把整个篮球架拽倒了。后来我想,黑大的篮球架都是有石基埋在土里的,真就那么容易拽倒吗?

受到惊吓的几个女孩有的已经哭了起来,可表哥还想着刚才带他们离开的那个小白狗,要不是为了追他,估计坐在篮球架下的他们几个都得被砸死在下面,表哥下意识的往小白狗跑走的方向看去,那小白狗就坐在松树下看着他们,镇定的看着发生的一切,表哥也看清了那小白狗的容貌。尖尖的嘴巴,纤细的眼睛明明是只白狐狸。

 

奶奶说,有的人家里人生病了,或者枉死了人命,有一种民间说法就是,把自家的钱财抹上做法剩下的香灰仍在马路上,谁捡回了家,霉运或者病魔就被捡回了别人家中,枉死的也可以通过这样的方法寻找替死鬼好让枉死的家人得到超生,钱面额的大小和丢出去的数量决定了能否成事。

 

奶奶说,小表哥应该就是遇到了这样的事。所以奶奶和姥姥从小就叮嘱我千万不要把捡到的钱带回家。千万不要。

至于表哥经历的这几件事是否有关联我就更不得而知了,总之一些巧合串联起来总会让人联想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我一直谨记老人说过的忠言,只怕有一天大祸临头,这些忠言也可以救我一命。

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不错,请别忘了分享到您的朋友圈!!您的举手之劳,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非常感谢!

Copyright © 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