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

“影二代”曾国祥:“联想到曾志伟,是对我有偏见”

南方周末2018-12-04 14:31:10


2010年,曾国祥跟人联合导演的电影长片处女作《恋人絮语》,入围第47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新人导演奖。父亲曾志伟和姐姐曾宝仪担任开奖嘉宾。不过最终,曾国祥没有获奖。(视觉中国/图)


全文共3650字,阅读大约需要6分钟。


  • 曾国祥至今最喜欢的青春片,是岩井俊二的《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让他着迷的,是“里面呈现的年轻的那种孤独和无助”。对他青春期影响很深的小说则是《麦田里的守望者》。“就觉得你们成人真的太糟糕了。从那时候开始,会对很多东西有批判的态度,反问看到的很多事情。”2000年,曾国祥读到余华的长篇《在细雨中呼喊》,又一个孤独少年的残酷故事。余华是他至今最喜欢的作家。

  • “整个过程里,七月与安生纠结的都是因为有了这个男生,失去了另外一个自己。我觉得这是她们最纠结的,”曾国祥对南方周末记者感叹,“最打动我的就是她们两个的关系。在世界上能找到这么一个了解自己的人,是挺难得的事情。我觉得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过这样的一个人。”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微信号:nanfangzhoumo



刚到《七月与安生》剧组,主演周冬雨看到导演曾国祥,心里直打鼓。


“他长得挺年轻的,我以为是同龄人,”90后的周冬雨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我当时根本不相信他能导这个戏,导出来肯定也没人看,卖不出去。”


三个月后电影拍完,周冬雨用“神奇”来形容曾国祥。1979年出生的香港男导演曾国祥,把两个内地女生的故事拍得丝丝入扣。周冬雨觉得,“他有一种外星人的细腻感。”


“可能和我成长环境有点关系,”曾国祥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小时候我爸不常常在我身边,我和我妈、外婆生活,就是在女人堆里长大的。她们永远因为一些小事情在吵架,我小时候就觉得女人的关系很复杂,那种复杂又很吸引我。”


曾国祥的爸爸是香港影星曾志伟。2001年曾国祥出道,香港电影圈的同行一度称呼叫他“志伟儿子”。


曾国祥逐渐自立门户:2010年跟人联合执导的《恋人絮语》,入围了金马奖最佳新人导演奖。2016年9月14日,他独立执导的第一部长片《七月与安生》上映。


“以前别人叫我‘志伟儿子’,我会不舒服,不高兴,”曾国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现在如果留意我工作的人,很明显,我是在走自己的路。如果还有人觉得我有戏拍有戏演是因为我爸爸,肯定是对我有偏见。”


1
拍了电影,就别想分家产了

曾国祥10岁就随母亲和弟弟去加拿大生活。他从小喜欢看电影,并且幻想将来做一个电影导演。尽管曾国祥当时“完全不了解电影制作,不知道拍戏是多困难的一件事”。


高中快毕业,曾国祥郑重其事告诉父亲,将来想做电影,打算先去美国西部上大学,因为那里的电影学院比较好。“这之前,我都摸不清他的兴趣,有时候觉得他的兴趣是体育,有时候又觉得是音乐。”曾志伟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我当时就从凳子上噌的一下站起来了。”但是,曾志伟并没有直接表态,而是对儿子说:“等你念完大学再说吧。”


事后妈妈跟曾国祥长谈。中心思想是:不要读电影专业,应该学点经济学之类,不然将来电影做不好,退路都没有。最终曾国祥去了多伦多大学读社会学,表面上是听了母亲的话,其实他心里想的还是电影。“社会学其实不是一个很实在的选择,但是对我将来做导演有帮助,”曾国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曾国祥同父异母的姐姐曾宝仪大学读的也是社会学,后来她成为台湾知名综艺主持人。


大学里,曾国祥不止读社会学的名著,还选了心理学、政治学、历史等科目。受到“思想家”们的熏陶,曾国祥跟朋友用胶片机拍了一部短片,讲的是一群青少年的抗争,他们为了争取权益,绑架了市长的女儿。


社会学给曾国祥最重要的教育是“同理心”。“我能同情社会上很多不同的人,剧本里有的人可能在外面做很多坏事,但是可能对家人特别好。”曾国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你必须找到他很多不同的面,你能同情这个人物,你才能拍得好看。”


曾志伟发现儿子是动真格的,于是在曾国祥大学三年级时,跟好友陈可辛打招呼。“他说:‘我儿子在加拿大念完书回来念电影,你有工作给他做吗?’”陈可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也没所谓,反正我们永远都需要新人。”


曾国祥进公司时,曾志伟跟他开玩笑,拿笔钱让他拍电影,或者担任男一号,都不是问题,不过他以后就别再想分家产了。


曾国祥在公司的制作部门,跟陈可辛的老搭档许月珍学做场记和各种杂活。“自己的儿子要靠别人教”,这是曾志伟的经验,比曾国祥大六岁的姐姐曾宝仪原来也想当导演,曾志伟就把她放到张之亮导演的公司做场记。


曾国祥暗暗较劲:“我那时候给自己的压力是,三十岁之前一定要拍自己的第一部戏。”


“情商很高,沟通能力很强,” 陈可辛评价曾国祥,“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有一天会是一个好导演,他有所有导演应该有的优点。”


导演还没当上,曾国祥开始收到做演员的邀请。他最初很抗拒,因为这不是自己的目标。曾志伟开导他:做演员才能向其他导演“偷师”啊。接下来15年里,曾国祥参演了四十多部电影,全是配角。做演员其实是“别有用心”,曾国祥接戏从不挑角色。那些“阳光小生”不愿意演的角色,他都来者不拒,演过垂涎日本AV女优的宅男、夜总会里的男妓——曾国祥最欣赏的演员菲利普·塞默·霍夫曼,戏路就很宽。2016年,曾国祥应邀在香港的惊悚犯罪电影《老笠》中第一次做了男主角。


曾国祥演戏的时候,喜欢跟导演交流,特别讨厌那种坐在监视器后面不出来或者拿着对讲机喊话的导演。到了他自己当导演,他“特别喜欢在摄影机旁边,在演员旁边,在现场什么时候都和他们在一起”。


有了场记和演员的双重积累,2010年,曾国祥与尹志文联合导演了电影长片处女作《恋人絮语》。电影不仅上了院线,还入围第47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新人导演奖。颁奖典礼上,主办方特意请曾志伟和曾宝仪担任这个奖项的开奖嘉宾。曾国祥坐在台下看。打开信封的一瞬间,曾志伟满脸喜色,连呼“Yes”,所有人都以为曾国祥获奖了。了解父亲的曾国祥一看就知道,他落选了。


2
看好的片都不卖座

作为同行,曾国祥的电影口味与父亲很不一样。


曾志伟导演或者监制的电影,会提前找曾国祥“排雷”。“如果我说这个片好,他就觉得死定了,肯定不卖座。如果我说不好,他就觉得这个片肯定成功了。还挺准的。”曾国祥耸耸肩说,“他是喜欢比较开心、大众一点的东西,我很多时候还是偏文艺一点。”


曾国祥的电影启蒙,是从王家卫开始的。“从他的电影我看到一个不同的可能性,原来我们华人导演也会拍出这样的戏”,曾国祥后来知道,王家卫其实受欧洲电影影响很深,于是他开始租欧洲电影看,再扩展到不同国家不同年代的导演作品。


曾国祥至今最喜欢的青春片,是岩井俊二的《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让他着迷的,是“里面呈现的年轻的那种孤独和无助”。对他青春期影响很深的小说则是《麦田里的守望者》。“就觉得你们成人真的太糟糕了。从那时候开始,会对很多东西有批判的态度,反问看到的很多事情。”2000年,曾国祥读到余华的长篇《在细雨中呼喊》,又一个孤独少年的残酷故事。余华是他至今最喜欢的作家。


曾国祥执导的第一部电影《恋人絮语》,讲了四段爱情故事,无论是暧昧、单恋、不伦恋还是苦恋,最后都无法圆满。剧本写成后两三年,一直找不到人投资,最后申请了政府的特殊赞助基金才开机。


陈可辛看了《恋人絮语》,想要跟曾国祥合作。“那些演员我也认识,他们在里面的表演很花气力,我就觉得曾国祥是一个很会调演员的导演,”陈可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一直觉得他比较像我年轻的时候。”


2015年,《七月与安生》的剧本到了陈可辛手上。投资方带着选定的导演找到陈可辛,陈可辛跟那位导演聊了很久,没找到结合点。“最后我觉得,要找一个对的导演比找内地导演来得重要,我拍《中国合伙人》和《亲爱的》,当时也没有在内地的生活和经历,但是也拍出来。”陈可辛想到曾国祥。曾国祥就这样接下了自己第一部独立执导的电影长片。


3
“得让观众同情他们三个”

《七月与安生》的小说原著中,七月温柔,安生叛逆,她们亲密的友谊中始终缠绕着嫉妒。小说的最后,安生和七月的男友家明生下一个孩子后死去,七月和家明结婚,和这个孩子共同生活在一起。


一些读者不喜欢小说里的“劈腿”情节,觉得三个人物都很作。


“你得让观众能同情他们。”拍电影时,曾国祥做了许多调整。


原著里,七月和家明恋爱以后,安生背着七月亲吻家明。在电影里,曾国祥改成家明与安生独处时主动示好,被安生拒绝。电影最后,安生也没跟家明生孩子。


在小说原著里,七月一直被蒙在鼓里,最后知道真相还是宽容隐忍。电影里,七月看似单纯,其实洞察一切。当她感到家明不爱自己的时候,要求家明在婚礼当天逃婚。“不是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单纯的人,但我觉得人是比较复杂才好看。”曾国祥解释。


对于人物的结局,创作团队出现了分歧,监制许月珍和两个编剧认为,原著中安生死得不合理:“为什么想出去的、想反叛的反而要死?”


曾国祥同意在电影里让七月死去,但同时,他设计了七月和安生“交换人生”的情节——两人经历感情变故之后,七月开始流浪,像是年轻时的安生,安生反倒稳定下来,如同流浪前的七月。于是,最后死去的是七月,但同时也是安生。


小说中,安生死于难产,曾国祥觉得“现在这个年代生小孩死,很雷”。电影中,他追加了一个信息:安生喜欢的偶像27岁就死了,她特别向往这种永葆青春的人生态度,隐隐渴望自己在27岁时死去。现实生活中,科特·柯本、詹尼斯·乔普林等8位欧美音乐人都死于27岁,2011年,英国传奇女歌手艾米·怀恩豪斯也死于27岁。曾国祥希望这些铺垫,让“生小孩死”显得没那么狗血,有一些宿命的味道。


曾国祥同情的,还有朝秦暮楚的男主角苏家明。“我从头到尾没觉得家明是一个渣男。我们作为旁观者来看,一个人不应该喜欢两个人。但是你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情,我觉得男人很多时候就会被这种不同的东西吸引,是挺自然的。”


电影的最后,曾国祥又让七月和安生都抛弃了家明。“不论七月与安生中间经历了多少事情,她们还是有对方的,但是家明什么都没有。家明才是最可怜的人。”


“整个过程里,七月与安生纠结的都是因为有了这个男生,失去了另外一个自己。我觉得这是她们最纠结的,”曾国祥对南方周末记者感叹,“最打动我的就是她们两个的关系。在世界上能找到这么一个了解自己的人,是挺难得的事情。我觉得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过这样的一个人。”



Copyright © 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