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

混沌时代:联想曾放弃国际市场

穿越前沿2019-06-02 02:03:06

文 / 刘克丽    录入 / 杨凯     排版 / 许霜

1988年美国来访回来踏青

01

当年产业家底我有帐本


1988年底我认为自己已经是个完全成熟的记者,完全可以把握当时中国计算机产业、应用的脉搏,我决定在1989年初推出1988年中国计算机产业、市场、应用回顾的连续报道。在几乎一周时间里我被自己的选题困扰着,以至于春节我都没有过好。为了自己能在家里思考写作,在春节假期我把我丈夫“赶回”他母亲家。


如果说当年那篇《筑起我们新的长城》教会我怎样总结一个企业的发展,怎样看待一个企业的发展在全国计算机行业的位置,那么1989年初发表的《求生存,我们出路何在》,这篇长达万余字的系列报道则使我变成了一个能够总结全国计算机产业市场应用发展的记者。至今看到此文我还是感到自己对资料掌握全面、消化充足,对观点的提炼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从我这部分作品中可以看出:


1988年我国计算机产业固定资产仅8.3亿元人民币,在538个企业中,软件信息服务业有392个,制造业146个,17万名职工中有8万名硬件工程师。在我的作品中清清楚楚地记录着,当时我国硬件制造业(包括全民、集体和个体):

有小型机装配线10条;

PC装配线21条;

磁盘装配线9条;

软盘装配线11条;

显示终端装配线6条;

打印机装配线6条;

印刷板装配线12条;

其他外部设备装配线10条;


这些“家当”加起来每年能够生产百亿元人民币产值。然而,1988年我国计算机产业年产值只有20亿元人民币,销售额(包括原装机)22亿元人民币。事实上国内计算机市场实际只有40亿元人民币,其中近一半被进口计算机备件所占。


幸福在我的记忆里永在

接着我分析出这些数字组合起来成了两个明显的不等式,资源大于产值,市场小于销售。并得出结论:90年代中国计算机产业要生存,它的运动轨迹必须向国际转移。


现在看来,我当时的分析并没有错,10年后的1998年,中国计算机及零部件出口果然达到102亿美元。1999年我国计算机类产品出口约有110亿美元,连续7年顺差。到2000年我国计算机零部件出口会继续增长。


当时我还提出,最有希望的产品是PC。别看1988年我国仅生产37.5万台PC,但我对他们能够生产百万台PC的能力深信不疑。当时的机械电子部为了迎接年产百万台PC,将中国146家硬件工厂组成长城、山东浪潮、南京紫金、上海长江、天津中环、四川彩虹、东北长白、云南南天等8大集团。


10年过去了这些集团大部分还存在,但他们的规模早已鸟枪换炮了。我敢说现在中国PC年生产能力达千万台,但是还没能力销售千万台。


时光一去永不回,但我的职业青春和作品会永存

02

联想曾放弃国际市场


有一点当时我没有估计准确,作品中也没有明确答案,那就是中国硬件出口应该是零部件式的,而不是整机型的。几乎所有的人对这种形式都没有明确估计,直到1998年7月联想集团在自己的“联想现象”研讨会上才提出暂时放弃向国际市场的进军,这种放弃当然是指整机。


当然我的1988年的总结中离不开当时中国市场、世界市场的“热点”产品——工作站,在我的作品中清楚地记录着1988年中国进口了700套工作站,每套价格在3~10万美元左右,其中有400套为SUN公司的Sparc平台产品,由此看来SUN公司当时在中国工作站市场上的主导地位。


当时SUN公司和机械电子部六所(电子部六所)合作密切,六所也推出华胜牌工作站,现在看来当时的行动是多么坚强无畏。当时我似乎被强烈的爱国主义驱使,看到了中国国产工作站的前景,作品中的小标题用的是“后起之秀工作站不能夭折”,然而国产RISC/Unix工作站还是在5年后消声匿迹。


才发现我30年前还会做怀旧动作

本文作者2018年4月17日,加:30年后据ICD发布的全球PC报告显示,2018年的第一季度全球出货量为6040万台,全球出货量为6040万台也。联想的PC出货量达1230.5万台啊,位居世界第二,成为国际市场的主流PC。


刘克丽 2000年2月


Copyright © 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