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

我在这里

十年掩卷再见少年2020-03-09 14:38:16


断更了两三天,并不是因为无言,而是工作的繁忙程度确实没允许我把所思所想整理成有趣的文字来表达,只能作为一种头脑中的电化学反应去消化掉那些感情。


出差去了上海,其实去参加论坛学习才是本职工作,可它并没有勾起我太大的兴趣,倒是外滩的夜景,让我着实觉得美的不真实。说实在的,想重拾那一个个瞬间的情感和想法有些无疾而终,所以如果后几天那种感触能重新涌上心头,我会把我这个地道北京爷们儿对上海的印象讲出来,只不过今天,我要说的是另一件事。


生活中,只需要一些很小的事情就可以让一个人疲倦,而当这些事情重复出现,需要反复去做,并且繁琐又细碎时,由此而来的疲倦则会更快吞没一个人。对于我来说,整理一个旧电脑就是如此。


上学期间总是玩游戏,所以所有买过的笔记本电脑都是游戏本,联想G系列啊、Y系列啊等等,讲真家里的笔记本电脑都能模拟一个小网吧连坐开黑LOL了。但是毕业工作以后,由于常年出差的缘故,游戏笔记本诠释了什么叫真正的路远无清淡,所以迫不得已又入手了一个纯办公的轻薄款,比我的记事本还轻那么一丢丢,于是出差一口气上五层楼都不费劲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原来的电脑怎么办呢,于是爸妈主动请缨想把这个游戏本替换旧的继续用下去,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我教了他们一些必备软件能学会使用,其他的电脑操作基本处于文盲状态,不过我也不会跟他们较真这些事情,毕竟两个六零后的“小朋友”已经能做到如此地步,我还要奢望什么呢,只是我懒得弄,于是这件事情搁置了3个多月。


今天是周末,手头的项目虽然很多,但是进度推的都还不错,于是在母亲的再三要求下,对笔记本进行了替换手术,其实也只是一些数据和软件的移动及清理工作。但是这一折腾,出现的微信头像还是3个月前的照片,卸载的游戏名称记录还是大龙虾和小白酱,整理的视频文件里还都是过年时候幼儿园小朋友的拜年断片……于是我取消了剩余部分的删除,把回收站里的东西点了还原,拿出了移动硬盘,剪切进去,这一套动作好像都没有经过大脑的负反馈,只是肌肉动作驱使我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确实,这个世界没了谁都照样转,可是最让人难以接受的还是一些曾经刻意用心养成的习惯。一旦再接触曾经的任何一些共同的记忆,那种瞬间被掏空和孤独无助的感觉真的是令人窒息。当一个人的生活安稳,眼下没有必须要去解决的什么事情,他的物质基础牢固,时间充裕,愿意也大有资本把更多的时间花在感情上,没有分身乏术,没有奔波劳苦,当他清醒地、轻松地、体面地表达爱的时候,人们会相信。但生活会永远安稳吗?生活从来不会给任何人这样的承诺,也是因为这样,更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一切都在千方百计使人疲倦:马上就要出门时最重要的证件怎么也找不到、一起去吃饭时遇到态度不好的服务生、洗澡的时候刚准备冲掉泡沫热水停掉、弯腰捡东西然后撞到额头、还有还有还有……


我没有说所有的这些事情都会接连发生,也没有特别就强调每一次运气都不太好的时候。而是即便它们零散分布在一生中许多时段里,在生活让人疲倦的这个当下,你宣称你最喜爱的那个人刚好找到你,在对你此刻境遇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寻求你的帮助时,你还可以在忍住不去迁怒于人之前,仍然保持耐心很好地去讲话吗?还可以去清醒地、轻松地、体面地去对自己爱的人表达爱吗?


不管生活再苦再累也不会允许自己用重话把你推开,这是我曾经对自己的要求。哪怕是我知道它实在太难做到了,我仍然这么要求着。哪怕是很多时候我真的觉得好辛苦,辛苦到心力都已经非常疲惫了,辛苦到马上就要允许自己哭出来了,也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去做,可是那天我还是食言了。


怒火总是很容易就快速燃起,顺着它去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失去理智的,比方说伤人的话,做伤人的事。起因经过结果摆出来,自己理解,旁人可能理解。但这样做对吗?这样做好吗?肯定是不对的,是不好的。事后种种的懊恼和悔恨就像没有被烧尽的那些漆黑与飞灰,在夜里变成失眠时盯着看的天花板和一次次梦与现实的失落煎熬。


当人作为他自己,独自在世上活着的时候,就已经非常不容易。更不要说在此基础上,还要维系一段与另外一个人独特的亲密关系。“在最不清醒时仍记得曾答应过温柔对你”,这是我在撞过南墙后觉得最难也最值得去做的事情。不管遇到再怎么样的事情,它们总会过去,而当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在这里,我永远都在这里。


你看,我的旧电脑在关机的时候卡住不动了,也许它是在向我道别吧,也许它也在对我说:我在这里,我永远都在这里。




Copyright © 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