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

【安信机械军工】南海!军工!南海局势及南海仲裁专家解读大型电话会议

诸海滨新三板研究2019-07-03 02:46:43

 时间:2016年7月11日


【嘉宾】

余南平,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张超,军事专家,对空海军领域有深入研究。


【主持人】

        邹润芳,王书伟


        主持人:近期局势演绎得波澜诡异,先是中俄联合声明,接着台湾雄三飞弹误射,最近又是美国要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明天还有一个南海仲裁。6月26日我们安信几个行业联合发出研究报告,并且举行电话会议,强烈推荐了国防军工板块,这半月军工板块表现得远远好于大盘。我们对后面的局势的演化,尤其是军工板块的走势非常关心,我们的观点是比较突出和坚定的,认为军工行情还会继续演绎。即使这一波之后有调整 后续肯定是中长周期的机会,所以今天特邀请两位专家,跟大家解读一下最近的南海局势,包括南海仲裁以后,整个国际局势的变化。第一位请到的是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主任于南平教授,对国内政治、经济、国际关系有非常深入的研究,我们请他对南海形势进行分析并对南海仲裁相关动态进行解读。后面请到了张超,张超在军队研究所及作战部队工作过,对海空装备,包括导弹、雷达等非常熟悉。请张超对这次南海局势我军的部署进行相关解读。最后是提问环节。下面有请余教授给我们做一个对南海局势做一个解读。


        余南平:谢谢主持人,有机会和大家交流,我稍微宏观的讲讲我对目前整个国际政治经济和南海问题的看法。首先从历史角度看,每次在金融危机以后,在一些经济不平衡的情况下很容易发生地区之间的冲突,甚至包括整个各个国家的民主主义包括各种极端浪潮的泛滥,从历史追溯,我们看到在1929年大萧条以后1933年纳粹在德国的夺权上台,包括最近所谓的脱欧事件,都反映了一种在全球经济不平衡或者衰退调整过程中的一种情绪的发泄。对应的讲,也就是冲突危险增加的概率在增加,这是从一个大的从历史格局角度看。

        回到南海角度看,从中美之间,虽然中国过去几年间一直提出新型大国关系,也就是用习主席话讲“太平洋特别大,也容不下中美两个大国”。但是从美国角度看,这个涉及到战后国际秩序和国际霸权的问题。在历史上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经典《修昔底德陷阱》,来自古希腊的一个经济学家修昔底德写的,很多人可能读过这本书,可能也不太清楚这本书,书中主要逻辑是大国之间必然存在较量和博弈,这是不可避免的,是历史注定要发生的。关于这个论断,中方学者做了很多解释工作,事实上可能从美方角度又分成这么几个层面,在美国陆军学院里面,包括美国国际海军学院,《修昔底德陷阱》是基础必修课程。修昔底德陷阱在人类历史上是无法打破的,也就是说老二和老大之间关系的平衡,在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的冲突。很多美国学者,包括美国的智囊会把这个问题扩大化,认为中国可能就是那个挑战者,他们对中国所谓的和平发展,对中国的发展道路,和中国国际关系认知观,并不表示完全的认同,大概在2014年以后,这种声音逐步逐步占据主导的地位,认为中国成为一个竞争对手的可能性在上升。这是一个大的背景,这里讲了美国的看法。

        具体到美国对南海问题上,对于大部分美国人,他们的海洋观里推崇国际自由法的海洋自由的理论,推崇这种理论的前提,也就是说谁是海洋的霸主,谁一般遵从这个,海洋的弱国一般会尊崇海洋的主权论。美国在全球投入无数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如果中国把南海按照九段线划归方式宣称主权,将南海变成后花园或者后海以后,其他国家可能也会效仿,这样美国各大洋之间建立的联系中断了,美国无法形成全球海洋霸权的能力,它投的巨大成本怎么回收,对于美国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在2008年希拉里明确提出重返亚太以后,美国认为欧洲处于集体塌陷的状态,无论从经济的恢复还是政治的架构,包括欧债问题的解决都面临难题,所以他们会持续看淡欧洲发展的机会。反过来看亚太地区,有最好的资源搭配、年轻的劳动力、广阔的市场和充足的人口,所以美国亚太战略实际上是两个支柱,一个是加强美国和亚太所谓传统盟国之间的军事纽带的联系,比如跟菲律宾、日本、韩国都是有防卫条约的,同时美国在另一端提出了TPP的12国的框架,其实这也是一个经济同盟,可以看作美国一个超越WTO的经济圈。美国看到亚泰的经济机会包括战略机会,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中国按照所提出的“一带一路”发展的意愿,在南海中国也能够取得绝对性的压倒优势,中国就将美国压迫回到东太平洋的势力范围去,中国就控制亚洲整个的经济圈,人口高达20多亿,除了印度以外,其实还是一个不小的体量。

        在钓鱼岛事件以前,中日韩三家非常热乎的谈中日韩三边自由贸易区,也谈了几轮,由于美国包括其他势力诱发了钓鱼岛事件,使得东海产生对峙。对于南海的问题,过去中国提出的原则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其他国家是采取默许的态度,但在这个时候还是由于美国的搅乱,使得这些亚洲选边站的小兄弟们东看西看,因此美国在南海的问题上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所以我们判断来讲,南海的问题,是中美之间面对面博弈的场所,这个过程是一个持久、持续的,而不是短期可以解决的。虽然我们跟美国有5000多亿美元的经贸往来,但是南海战略问题上,双方都会摆出比较坚决的态度。明天就是所谓的国际法庭的裁决,裁决了以后,美国会不会采取进一步的试探性动作呢?比如通过军舰、飞机进入我们所声称的12海里,这个可能性有没有呢?我觉得不能完全排除,可能会发生。他来挑战你的底线,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反应。

        北边最新发生的是萨德的部署,既可以窥探到中国的北方地区,加大功率的话,可以看到更远的地方。反过来对俄罗斯包括俄罗斯远东太平洋地区实际上也能进行覆盖,如此可以理解对于萨德为什么中方反应这么大,因为他的确在你后面安了一双眼睛,这双眼睛时时刻刻在看着你,实际上是非常不爽的事情,严重违反了中方的所谓的一再的诉求和利益,中国关于这个问题曾经向韩国一再提出:我们关系非常好,考虑到东北亚的稳定问题,可不可以不让美国部署导弹。但是,韩国最终还是做出了一个不利于我们的倾向性选择。我们过去理解为一个经贸关系的纽带,是不是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如果从韩国这个事情上,我们看得非常清楚,在安全和经济利益之间,安全肯定占了上峰,至少在目前的环境下,反过来中国联盟声明预见了有可能会发生这件事,但是俄罗斯现在也包围他自己的欧洲部分,因为最近北约在博览开北约分会可能明确提出来,可能进入北约,未来可能还有乌克兰、格鲁吉亚这样的国家也会加入北约,我们看到的情况是什么呢?是说欧盟在闹分家,但是北约在扩张,这是目前的现状。

        因此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判断中国在发展的路径可能会做到一些方面的调整。过去我们是以经济发展为中心,国防上虽然有投入,但是我们国防投入跟我们的国力整个GDP增长可能还是有一点距离差。我举一个例子讲,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国费开支国,他目前的这个整个军费开支占GDP大概3.6%,我们大概在1.5%还到不了个水准,因此来讲,虽然中国不会像美国那样在全球去做军事十艘航母这样的军事部署,反过来自己的利益角度讲,可能这个开支比例还是有一点偏低了,这是我从大的宏观角度讲。

        我想重申一个观点,也就是说对峙是长期的,做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可能有点像当年前苏联在古巴部署导弹那个事件有点接近。但是性质到底有没有那么严重,引发那么多的对峙状态现在不好评估,要看事态进一步的延续,看美方的进一步的试探低下的动作。这是从大的宏观角度讲。

        从微观角度来讲,大家都是投资者,关心中国的国防军事工业。我们以美国为例,美国在80年代也进入了一个相当长的衰退期,当时美国失业率非常高。因此很多美国公司进入了长期的衰退,但是在那个时代,大概只有军工工业,当时的国防工业穿越了熊市周期的,核心问题是那时候正在进行美苏的所谓的星球大战计划。美国和苏联都在提升自己的装备,这个过程中,也有很多著名的公司,都从那个过程中脱颖而出的,这是大的周期,可以穿越一个经济结构的调整周期。中国在高端装备上,我们说的高端制造,智能制造也好,真正最高端的制造都来自国防工业。这个角度来讲我相信这一次中国国防工业升级,由于外部环境的影响决定,由中国内在经济结构调整的需要,可能会有一个加速过程。那么这个过程当中就会产生一个叠加。

        如果我们反过来看2008年美国的整个的金融市场,我们注意到像雷神在2008年以后整个市值增长包括定单非常饱和,市值成倍增长。为什么说有这样一个情况呢?我觉得也可能跟我前面重复的观点有关系。大家预见到,金融危机以后这个世界会越来越不太平,虽然美国的国防预算这两年是压缩的,反过来看军工企业的整个定单非常饱满,而且利润非常不错,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也就是说,未来战争的情况可能更多的是源于高端的装备,把人的整个的规模的因素下降了。当然中国在这方面也做出了调整,比如我们压缩了30万的军人。可能这个人员经费将来更多的转成高科技的、高端装备的、信息化的、电子对抗的、雷达探测的、远距离干扰的等这些手段,这个过程中,很显然,为中国整个的国防军事发展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我们做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我们把美国的波音和洛克希德马丁两家公司加起来的市值大概有1500亿美金,如果把其他所有公司市值加起来,对应中国目前整个的A股市场,然后再去做一个打三分之一的折,或者打一个二分之一40%的折扣,你看看大概对应多少市值。我相信这两天,最高决策层每天在讨论这个问题,萨德来了怎么办?中国到底作出何种反应,国防部也谴责了,外交部也谴责了,而且在具体的制裁手段在哪里,或者表示自己的强硬态度在哪里?怎么表态?明天的仲裁结果,我不能推测结果,这个结果像推测公投一样的,是不对的。重要的问题是无论结果怎么样,我们要注重一个前提,南海的较量是大国绝对利益的博弈,这是很难平衡的问题,按照美国人理解,权利是没有不通过战争来进行转移的。这次怎么处理历史关口的复杂问题,我们首先判断一个问题,美国一定会重返亚太,不管欧洲发生什么事情,他一定会重返亚太,当然希拉里如果竞选当总统的话,这个决心更坚决。川普虽然竞选的时候嘴大喜欢胡说八道,真正当了总统以后会怎么样,可能未必像他现在表述的一样,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相信,中美之间,斗而不破,还是紧张对峙,都可能会发生,中国一定会根据自己的情况,在提升自己的势力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