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

联想手机真的“拿榔头也敲不醒了”

侃科技频道2018-09-18 08:43:11

“拿榔头也敲不醒了”这句话是陈旭东接任刘军掌管联想MBG后,杨元庆在一封内部信中斥责联想移动时说的。


这封内部信发出的前三天,刘军离开了工作22年的联想。当时媒体猜测,刘军的意外离职或与移动业务业绩不佳有关。根据市场研究机构IDC的数据,2015年第一季度联想手机的出货量已经跌落至中国市场第五位。


没想到,这一跌就是不可挽回的颓势。今年1月19日,国际调查机构GFK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联想手机国内销量仅为179万部,市场份额被标注为0%。2月1日,联想集团2017/2018财年Q3财报显示,该季度联想全球智能手机销量年比年下跌18%。


动荡的销量背后,是联想移动管理层的频繁地震。2015年6月刘军离开后陈旭东接任,2016年11月乔健接棒至今。一直主管人事的乔健出任移动业务总裁,当时业界猜测杨元庆的用意是为了给移动业务搭班子。


过去一年,乔健先后从三星、中国移动、中国电信、戴尔引入姜震、虞杲、朱涵、马道杰、陆旻五位高管空降联想移动。可到目前为止,虞杲、马道杰已经先后离职。仍然在职的姜镇情况也很微妙,常程回归后的职责与姜镇重合,业内猜测这或许就是姜镇离职的前兆。

频繁调整管理层已救不活联想移动


过去三年时间里,联想移动三易主帅。


2015年,陈旭东接任刘军时,为联想移动定下了双品牌运营的基调。刘军在任时推出的VIBE品牌被弱化,MOTO及新推出的乐檬分别试水高端和中低端。


2014年联想收购摩托罗拉后,对外界称耗时一年用于整合,而被委以重任的正是刘军。一年后刘军离开时,MOTO与联想移动的合并工作仍在继续。2016年夏天,陈旭东主导的MOTO Z模块化产品发布,目前MOTO仍沿用这一策略。


同期,2016年4月陈旭东任CEO并参与创建的互联网品牌ZUK宣布回归联想,而同年11月,因移动业务业绩不佳整合MOTO不力,陈旭东被从MBG调离。2017年4月,ZUK结束运营,正式退出手机市场。


陈旭东任期内的联想手机并没有发挥收购MOTO品牌应有的效果,而这也被认为是他被调离的主要原因。MOTO Z发布半年后,联想在一份官方新闻稿里宣布销量突破200万部。而在最新的财报里联想又透露,MOTO Z销量突破500万。但是要注意,MOTO Z已经发布两年半了,销量却还不及OPPO R9s一个月。


陈旭东离开乔健接任,过去一年联想移动并未在产品上有太大突破。最新的财报里也只是强调MOTO在海外市场的成绩,国内市场只字未提。


这与乔健接任采取的策略有关。上任后乔健在她组建的空降团队首次对外亮相时表态一切清零,陈旭东任期内的策略被推翻,而在产品线上,陈旭东主导的ZUK被砍、杨峻主导的乐檬被砍,甚至连联想自己的“Lenovo”也被砍。2016年11月,杨元庆在第三财季业绩发布会上表示,MOTO将成为联想手机产品的唯一品牌。


乔健很好的执行了搭班子战略,大举引入运营商系高管,但这一切并未在销量上给予联想移动帮助。以MOTO品牌主导中国市场的2017年,联想手机的销量十分惨淡。179万部的销量排在第十,甚至不及名不见经传的百立丰lephone。

刘军、常程回归或将于事无补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回归联想的刘军,重新执掌个人电脑业务,而不是移动业务。刘军的回归表面上看对联想移动没有影响,但实际上却不然。刘军回归后,乔健麾下的马道杰于去年12月离职,在他之前同样具有运营商背景、曾全面负责联想手机销售管理的虞杲也已经离职。


刘军对于运营商渠道可以说又爱又恨。当年联想手机一度做到国内季度销量冠军的宝座,就是凭借运营商市场的出色表现,当然这与刘军重用冯幸有关。但是刘军并未守住开放市场,导致运营商削减补贴后联想无所适从,没有在开放市场做出调整,而冯幸也因为对内部调整不满离职去了乐视。


回归后,刘军在联想内部被贴上“改革者”标签。他推行了回归中国、新文化运动等,据说联想新文化运动的含义之一就是减少繁文缛节,提倡双手粘泥,到一线与客户、店员直接沟通。而刘军主导的联想线下门店改造,也被联想视为未来最重要的渠道之一。


2011年刘军牵头成立MIDH时,常程就是挖来的核心成员。后来被派去陈旭东主导的ZUK担任掌柜,回归联想后被并入研发部门。外界对于ZUK的口碑一直不错,ZUK也曾被视为联想手机复苏的关键,但显然联想没有打好这张牌。


现在的种种迹象表明,常程回归后ZUK很有可能被复活。去年7月常程就在微博透露ZUK Z3即将回归,要知道去年4月ZUK才刚被“封杀”。到今年1月常程回归,很难让外界不将这两件事归到一处。


假如回归之后的常程将继续运营ZUK项目,那么就说明联想手机的策略将再次出现变化,“唯有MOTO”将不复存在。事实上,目前为止联想已经低调重启了“Lenovo”品牌。


2017年底,联想悄然上架了一款千元双摄全面屏手机——K320t,定价为999元。整个2017年,除了发布MOTO Z2018和MOTO青柚以外,这款K320t是为数不多的一款新机。更重要的是,联想品牌得以重启,并且将时下标配的双摄和全面屏都用上了。


不过,联想移动的策略如此变来变去,对外界来说并不能因此就判断它是否会重现辉煌。

写在最后


联想手机的症结其实不在产品和研发,联想有足够的资金和实力创造出好的产品。MOTO Z虽然销量不佳,但的确为智能手机开创了一条新的思路。至于为何联想始终救不活移动业务,在众多见诸报端的分析中,笔者认为有几点值得思考。联想的大企业病由来依旧,重短期KPI忽视长远发展是被媒体诟病最多的一点。管理层频繁更换也不利于产品发展,明显的例子就是杨峻主导的乐檬和常程主导的ZUK,曾经都有可能成为明星产品,但是因为人事变动最后都无疾而终。如果给未来的联想移动开一副药,可能管理团队的稳定是必须。杨元庆在最新的财报会议上也表态,说PC市场增长非常有限 联想已备战“移动业务”。希望这不止是喊喊口号,而是联想真正变革的开始。


侃科技已覆盖虎嗅、钛媒体、界面、搜狐号、一点号、今日头条、网易号等平台。合作、转载、约稿请联系ID:wangxinyu11011

Copyright © 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