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

中国古代神话

北大外文学堂2018-11-08 09:57:12

中国古代神话的鲜明特色之一是神话历史化,在儒家理性主义世界观影响下,神话人物很早就被解释为远古的历史人物(这种痕迹至今尚存)。最重要的神话人物化为君王,次要的人物化为官吏等。神话的历史化还促使形成中国神话中典型的人物人神同形化过程。在晚近的民间神话中还持续着这一过程。图腾观念发挥了极大的作用。比如,殷人认为玄鸟是图腾,夏人则认为蛇是图腾。蛇逐渐演化为龙,龙能呼风唤雨,同时与世俗权力保持联系。鸟显然演化为了凤凰,这是一种神鸟(它通常翻译成“凤凰”),是女性统治者的象征(龙则是男性统治者的象征)。

关于无形的巨大之物——混沌的神话,显然属于最古老的神话(从“混”和“沌”的字形来看,这个概念是以水混乱的形状为依据的)。在一系列神话先祖身上都可以发现未曾分割的特征(并生的脚趾和牙齿)。依据《淮南子》的说法,其时还没有天和地,无形之物迷茫于混乱之中。在混乱中产生了二神。原初的混乱也反映在“开辟”这个概念中(从字面上看,它指“世界开端”,即天地的分离)。徐整(3世纪)《三五历纪》叙及,天地浑沌如鸡卵。天地分离,导致了与天地同样体量的盘古产生。他同自然现象相联系,他吸气产生了风和雨,呼气产生雷电,他睁眼白天即到来,闭眼夜晚即到来。他死后,他的肢体和头变成五岳,他身上的毛发变成草木,身上的寄生虫变成了人。盘古的神话证明,在中国存在着典型的古代的宇宙起源学体系,它将人体比喻为宇宙,宏观世界与微观世界相协调(在上古晚期和中世纪这种神话观念也在与人相关的其他知识领域得到了加强:如医学、骨相学、面相术等)。可以设想,这样的神话产生于与中国人有亲属关系的南方部族。就发展阶段而言,不断演变的生殖始祖女娲的系列属于更古老的类型。女娲是半人半蛇(或龙),被认为是创造一切事物的女神(但尚未见她创造世界的神话)。一则神话说,她以泥土造人。在更晚的神话变体中,她又与婚礼的确立相联系。盘古没有创造世界,他自己随着天地的分离而发展(只是在中世纪的木刻中才描绘了他手持凿子和锤子,分出了天和地)。女娲是很有特色的工匠。她修补崩塌的天穹,她斩了巨鳌的四足,用来补天的四极,用芦苇的灰来阻止水泛滥(《淮南子》)。不妨设想,从来源来看盘古和女娲从属于不同部落的神话,女娲的形象或者产生于古代中国的东南区域(德国研究家В.缪克),或者产生于四川西南部的巴文化区(美国学者艾伯华),而盘古的形象产生于中国南部。

关于文化英雄伏羲的传说也广泛流传,他显然是夷部落(中国东部,黄河下游)的始祖。伏羲被认为是渔网和八卦的发明者。他教人渔猎,烤肉。夷人的图腾是鸟,伏羲作为夷人的第一个文化英雄,他应该是半人半鸟。后来在进入公元之际,在中国神话体系形成的时候,伏羲被描画成与女娲是一对夫妻的样子。在山东、江苏、四川等省的公元最初的几个世纪的石棺画像上,伏羲和女娲被描绘成人体相连的一对,他们的尾巴(龙尾)纠缠在一起,这象征着夫妇的交媾。在20世纪60年代初在四川采录的中国人的代代相传的神话中,伏羲和女娲是兄妹,逃过大洪水的劫难后,他们结婚,以恢复被毁的人类。在书面的文献里(从2世纪开始)只是偶然提及女娲是伏羲的妹妹,只是11世纪的诗人卢仝才将她称为伏羲的妻子。

关于大洪水的神话在文献中的记载早于其他神话(《尚书》《诗经》,前12世纪—前11世纪),但从发展阶段看,它不属于最早的神话。可以设想,大洪水的神话产生于淮河、钱塘江(安徽、江苏)的中国人的部落,然后流传到现在的四川地区。美国汉学家波德指出,中国的大洪水神话中没有对人类的罪过的惩罚(只是在现代伏羲、女娲神话的现代变体中才能看到),只有水患的一般性的观念。这里讲述了农民同水患做斗争,以便种庄稼(开荒)和灌溉。在《尚书》中,鲧试图靠从最高统治者那里偷来神奇的自生土(息壤)来抵御水患(可以设想,这个形象居于这样的古老观念之中,即在创世之初要扩大土地,创世伴随着制服洪水的神话,而洪水则会在神话中留下地球上生命发展新阶段的痕迹)。但是战胜洪水的是鲧的儿子禹。禹开挖沟渠,整理土地,清除土地的污秽(清除污秽是文化英雄的特征),为农业创造条件。

因为古代的中国人把创世看成是天地逐渐分开的过程,所以神话中会述及,开始时可以借助特殊的天梯登上天。后来出现了对古老的天地分离观念的另一种解释。按照这样的说法,最高统治者派自己的孙子黎和重截断天和地之间的道路(前者上了天,后者入了地)。(此处有误,袁珂校注《山海经·大荒西经》(巴蜀书社,1996年)云“帝令重献上天,令黎邛下地”(第460页)。袁珂《中国神话传说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5年版)的“重”和“绝地通天”条也指出是重上天,黎下地(第278、306页)。——译注)与天梯观念相伴随,在昆仑山(所谓的世界之山的中国版)神话里有天路的说法。昆仑山连接天和地;其上有上帝居住的下都。这些神话的基础是关于“世界之心”的概念,这不是普通的山,而是高耸在山上的都城——宫殿。另一种垂直宇宙的观念体现在太阳神木——扶桑这个形象里,它的基础是世界之树的观念。在扶桑里住着10个太阳——10只金色的鸟。他们都是住在东南海里的羲和之母的儿子。据《山海经》说,太阳先浴于水滨,然后升上扶桑,从那里走上上天之路。它渐渐飞到最西边,落到另一棵太阳树——若木上。若木的颜色照亮大地(多半是晚霞的形象)。与多个太阳观念相联系的是自然的宇宙平衡被破坏的神话,其结果是同时出现了10个太阳:可怕的旱灾到来了。天上派来的后羿射出箭,射落了多余的9个太阳。

月亮的神话显然比太阳神话更平淡。《山海经》说,在大荒中有日月山,它是天轴,太阳和月亮在其边缘降落。就像羲和一样,嫦羲洗浴自己的孩子,即月亮。只有屈原不把月轮称为月母,而是月亮的车夫(在太阳神话系列中母亲自己驾驭儿子——太阳)。人们对一个特别的角色望舒则所知甚少。假如说太阳会联想到三足乌,那么月亮则会联想到蟾蜍(在后期的观念中它是与三足蟾蜍相联系的)(见《淮南子》)。通常认为,在月亮里住着玉兔,它在捣不死之药(中世纪的作者认为蟾蜍代表阳,玉兔代表阴)。月中的蟾蜍和兔的形象最早的记录出现在帛画上,这是1971年在湖南长沙发现的。假如太阳神话是与后羿相联系的,那么月亮神话则是与他的妻子嫦娥(也称姮娥)相联系的。嫦娥偷了后羿的不死药,吃了后飞到了月亮上,孤零零地住在那里。另一种传说是,在月亮上住着吴刚。他被发配到月亮上砍巨大的桂树,斧头砍的痕迹第二天又长上了。这个神话显然形成于中世纪道教的氛围中,但月亮树的观念形成在更早的时期(在《淮南子》中就有了)。五个星宫的概念对理解中国神话具有重要意义。

五星宫以太一、青龙、朱雀(或朱鸟)、白虎、玄武来象征中、东、南、西、北五方。这些概念中的每一个都有相应的星宿,有相应的形象。在远古石棺画像上环状描绘青龙星宿诸星,其旁会画上一条青龙,玄武被描绘成龟蛇相缠(相交媾)的样子。某些星宿被认为是神仙或他们居住的地方的人格化。大熊星座(北斗星)和它上面的神仙可预测生死和命运等等。但是在神话传说中人格化的不是这些群星,而是个别的星宿,如在天穹东边的商星、西边的参星。

在自然诸神和自然现象中,雷公显然是最古老的。最初他被表现为半人半神的样子。他很可能被视为始祖伏羲之父。



神话与民间文学——李福清汉学论集

【俄罗斯】李福清 著

张冰 编选

书号:978-7-301-28498-8

定价:48.00元


李福清

李福清(Борис Львович Рифтин,1932—2012),当代俄罗斯汉学家。1932年出生于苏联列宁格勒(现俄罗斯圣彼得堡),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其研究范围包括中国民间文学、俗文学、古典文学、现当代文学,中国神话传说,中国台湾少数民族神话传说故事,中国民间年画,以及蒙古学、朝鲜学、越南学,远东文学关系、俄罗斯汉学史等诸汉学和东方学领域,著述浩繁,相关著述三百余篇(部),在三百余年的俄罗斯汉学发展史上独树一帜,享誉国际学界,在世界汉学史上具有重要、独特的地位和影响。


pupwaiwen

北大外文学堂

如果您对文章感兴趣,

请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我们会为您提供优质的内容和服务。

快和我们互动吧。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带走这本好书~

Copyright © 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