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

新闻|香港8天狂砸513亿港币,是谁要发起货币战

北京盛世永安2020-02-13 07:23:13
此次港元贬值触及红线,不禁使人联想到投资大鳄索罗斯1998年做空港元时的情景。回顾上世纪90年代的亚洲金融风暴,索罗斯在带领国际炒家横扫东南亚后,将目光投向了房地产和股市泡沫隐现的香港。这可曾是美国发起的货币战?

谈贸易战,谈股市,其实,更该引人关注的是,香港这个中国的桥头堡正在发生的货币战。在中美贸易战激战之时,香港正在发生货币战!金管局今早在纽约汇市两度入市,最新一次接钱101.73亿港元,连同在今晨4时左右买入的31.4亿港元,两次共接钱133.13亿港元,本周五银行体系结余将降至1285.2亿港元。


值得玩味的是,特朗普发布推特称,“不可接受,俄罗斯和中国在美元持续加息时,玩起了贬值游戏”。这显然,打着贸易战,又打着叙利亚,火力还对准着汇率。


香港8天13次入市干预


自上周四(4月12日)起,在短短8天时间内,香港金管局已经13次入市干预,累计买入513.31亿港元,捍卫汇率稳定。



2018-04-12

【第一次】当日晚间,香match港金管局出手买入8.16亿港元;


2018-04-13

【第二次&第三次】当日清晨金管局再度入市买入24.42亿港元,当日晚间又买入30.38亿港元;


 2018-04-14

【第四次】当日凌晨,香港金融管理局再度入市承接33.68亿港元沽盘;


 2018-04-16

【第五次】香港金管局在市场买入35.87亿港元。


 2018-04-17

【第六次】香港金管局买入57.7亿港元维持汇率。


 2018-04-17

【第七次】香港金管局买入33.76亿港元。


 2018-04-17

【第八次】香港金管局在市场买入62亿港元。


 2018-04-18

【第九次】&【第十次】金管局在纽约交易时段两度承接港元沽盘,合共买入约51.02亿港元。


 2018-04-18

【第十一次】香港金管局买入43.18亿港币以捍卫联系汇率制度。


 2018-04-19

【第十二次】香港金管局当日凌晨4时在纽约汇市买入31.4亿港元。


 2018-04-19

【第十三次】香港金管局买入101.73亿港元。至此,共13度入市,共计买入513.31亿港元。


香港金管局副总裁19日表示,购买港元的操作平稳有力,没有看到大幅沽空港元活动。预计港元拆息将继续慢慢上调。500亿港元的流出规模不算太大,对联系汇率制有信心。



港币贬值的背后!美元霸权在作祟?


说到汇持续走弱的原因,还要从联系汇率制度谈起。


其实早在十九世纪末,英国就为殖民地提出并设立了与英镑挂勾的联系汇率制度。上世纪70年代,随着美元霸权地位的形成,改与美元挂钩,之后实行浮动汇率制度。


然而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香港股市出现股灾,市民对港元信心出现动摇,港元不断贬值,直至1983年9月,出现港元危机,港元兑美元跌至9.6港元兑1美元的历史低点。为挽救香港金融体系,香港政府于当年10月,再度放弃了独立的货币政策,公布与美元挂钩联系汇率制度,此后,港元拆息(Hibor)一直与美元拆息(Libor)走势同步。


受美联储加息的提振,年初以来,美元Libor从1.6969%一路推高至13日的2.3416%上方,刷新自2008年以来最高水平。而Hibor却一直在低位徘徊,从年初的1.3061%下滑至金管局出手前(12日)的1.1725%。


Libor的上升和Hibor的下滑,使港美拆息息差不断扩大,最终导致了港元的持续走弱。目前,港美拆息息差接近10年以来最大,至100基点,相当于持有港元和美元的利息收益相差1%。因此市场纷纷抛售港元,换取美元,再发放美元贷款或购买美元债券套息。


正常情况下,套息交易应导致息差收窄,但实际情况却是港美拆息息差不断扩大。市场分析人士指出,这源于港元融资不足和美元中心化的作祟。


首先,港元融资不足压低了港元利率。由于港元的需求主要源于房地产抵押贷款,而为了遏制房价大涨(香港2月楼价指数已连升23个月),香港政府将新购房首付调高至5成以上,这使得抵押贷款比率降至1998年以来最低;再加上面临监管要求,商业银行将港元投放到银行间市场,直接导致Hibor维持低水平。香港楼市和股市等资产价格的上升没能推升Hibor,成为港元贬值的最直接原因。


再者,市场对于美元融资的需求旺盛,导致了Libor的飙升。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跨国公司聚集地和亚洲融资中心,香港融资的主流货币仍然是美元。即使企业融来了港元,出于国际结算便利等原因,也往往会通过货币掉期换成美元。


港元预计将持续维持7.85水平


金管局发言人在4月17日重申,若金管局主动调控以提升港元利率,可能会引致资金流入港元,而抵销利率上升的效用。同时强调,如果局方作主动利率调控操作,容易令市场对香港恪守联系汇率的决心和意志产生疑虑。港元利率其实自2015年年以来已缓慢上升,只是比较美息上升慢,但息差扩阔会带来套息交易诱因,使到港汇转弱,这亦是最近港元汇价转弱并触发弱方兑换保证的原因,表示套息活动有所增加。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表示,港元迟迟强不起来,主要因为香港银行间拆借利率(Hibor)维持低位,而这又主要因为港元贷款需求低迷。“金管局始终偏好‘不干预主义’,‘被动干预’主要为了捍卫7.85的点位,并让金融机构谨慎行事。因此,港元不太可能大幅升值,未来港元很长一段时间预计会维持在7.85的水平。”


在金管局入市干预下,香港银行同业拆借利率(Hibor)连日上涨,3个月期港元HIBOR昨日升至1.3207%,为12月27日以来最高,自4月12日开始累计上升13.87个基点,近14BP。


隔夜港元HIBOR此前连升4日至0.1979%,仅昨天有所分化,降至0.15464%。一年期港元HIBOR也继续走高,上涨至2.127560%,续创近10年新高。


随着港元HIBOR整体走高,其与LIBOR之间的利差也在逐步缩小,套利空间正在逐步萎缩。以三个月美元LIBOR为例,从去年年底的1.69%升至目前约2.36%的水平,上升了66个基点,而三个月港元HIBOR最近刚回到1.3%,与去年水平一致。美元和港元之间利差超过100个基点,因此市场上不断有投资者抛港元、买美元进行套利交易。目前,两者的利差已经修补了许多,但是仍有利差空间。


香港金管局的“抽水”操作显然还需持续一段时间才能显著抬升HIBOR,进而缩小利差,扭转港元走弱的趋势。美林美银在一份报告中表示,预计香港金管局在未来两个月内从市场购入800亿港元,才能促使HIBOR有实质性抬升,通过抬升利率稳定港元汇率。


对于脱钩担忧,不少机构分析师表示可能性微乎其微,对于香港这个小型、开放的区域而言,挂钩美元的联系汇率制仍最为合适,只是短期的担忧可能冲击市场情绪。“立足于逾4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以及1998年、2008年两次危机处置经验,香港货币当局有能力稳定港元汇率预期。”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通过强化区域联动,长期而言,港元汇率制度可能将从单一盯住美元的模式,逐步升级为“双核模式”(盯住美元+人民币)或“多元模式”(盯住一篮子货币)。


货币战会失控吗?


看弱港币,本质上意味着看衰香港经济,背后的大逻辑是看衰内地经济。香港的楼市股市经济,现在一半以上靠内地企业或者内地投资者支撑。


内地知名经济学家叶檀认为,如果金管局不干涉,港币走弱会引发不可扼制的滚雪球式循环,从套利开始,港币走弱,引发跟风套利盘,金管局介入不力,引发更大的套利狂潮,直到港府用完外汇,迫使港币脱离联系汇率。随着港币下跌,套利者收获利率、汇率双重收益,刺激更多的套利者用更大的杠杆进行更大规模的套利,这样一来,港币加速下跌,套利者获取巨大财富。


大和证券报告指出,一旦香港资金流出超过1550亿美元,香港银行体系将会面对流动性挑战,可能需要付出相当大的成本及代价。


但,这场货币战不会失控,中国不是俄罗斯。


其实,香港对此已有准备,外汇储备丰富。自2009年美国实施量化宽松政策后,有大约1300亿美元流入香港,经银行和金管局兑换成港元。这也是大和证券报告提到的这笔资金的重要来源。


对此,香港金管局陈德霖表示,金管局收到这笔相等于1万亿港元的资金,没有花掉一分一毫,全数放入外汇基金的“支持组合”内。这个组合主要投放在高流动性和信贷质素良好的美元资产,例如美国国库券,能够迅速变现成美元。金管局可以发挥“超级找换店”的功能,随时能应付极端情况下的大额资金兑换和流走。


不过,即使香港用完了外汇储备,还有内地的庞大储备。根据中国外管局的数据,截至2018年3月末,中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428亿美元,比2月末上升83亿美元,外汇储备规模总体稳定,全球第一。


货币战影响:楼市受冲击大


这一次跟套利者大战,香港政府被迫缩表,导致利率上升。


工银国际程实表示,2018年年初以来,随着全球经济真实普遍复苏,货币政策加速转向,港府也由被动扩表转入被动缩表。跟美国等经济体不同,美国能够通过价格工具和数量工具直接调节市场流动性和央行资产负债表,香港是联系汇率制度,政策利率(贴现窗基本利率)无力引导HIBOR利率上行,被动缩表需要以汇率为中介,分两个步骤进行。


步骤一,在港币汇率触及7.85的弱方兑换保证之前,港美利差走阔,催生息差套利行为,市场自行降低港币流动性,港币汇率下降。


步骤二,一旦港币汇率触及7.85的弱方兑换保证,港府以美元购入港币,一方面缩减资产负债表中的美元资产规模,一方面压缩流通中的基础货币。货币供给由过剩转向平衡,港币利率上行、息差套利趋弱,港币汇率随之企稳。


港元汇率走低,利率上升是大概率事件,会冲击香港股市、楼市,尤其是楼市。


光大证券认为,市场有可能会出现2017年末时由于资金面趋紧而出现调整的情况。星展银行(香港)高级投资策略师李振豪表示,利率上升对股市影响不大,对房地产影响较大,目前香港租金回报率只有约2%,泡沫已经很大,连续上升的利率就是戳破香港房地产泡沫的针。


延伸阅读


危机历历在目!历史是否重演?


此次港元贬值触及红线,不禁使人联想到投资大鳄索罗斯1998年做空港元时的情景。


回顾上世纪90年代的亚洲金融风暴,索罗斯在带领国际炒家横扫东南亚后,将目光投向了房地产和股市泡沫隐现的香港。


1998年香港金融危机前,香港房地产投机盛行。其中,1984-1997年,主要物业价格上涨12倍,由此造成的经济过热又导致工资水平和股市飙升(恒生指数在1997年上半年上涨40%,当年7月连创11次新高)。


当时索罗斯判断,港元将持贬值趋势,且维持住联系汇率制度的成本高昂,因此认定香港特区政府挺不过去。


随后,对冲基金开始了对港元长达十几个月的持续进攻,首先大量沽空港元现汇换美元,同时卖空港元期货,然后在股市抛空港股现货,并于此前后在恒生指数期货市场大量沽售期指合约。


1998年8月5月-7月,对冲基金抛售的港元高达460亿。此后,香港金管局奋起抗击,动用千亿港元的外汇储备,大举吸纳港元,并进入股市和恒指期货市场大举吸纳,最终击退了国际炒家。


不过面对市场对索罗斯做空港元重现的担忧,市场分析人士指出,与当年新兴市场基本面较弱、市场泡沫高企的情况不同,如今香港市场已进入经济扩张周期、杠杆率也得到控制,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另外,香港金管局最近一次出手捍卫联汇制度是在2005年。不过与此次情况相反,当年香港的资本流入造成了港元升值,导致汇率触及强方兑换保证,最终香港金管局通过干预市场使港元贬值。


虽然野村证券指出,香港出现了54个金融危机初期的警报灯,比1997年-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还要多。


但市场分析人士指出,与当年新兴市场基本面较弱、市场泡沫高企的情况不同,如今香港市场已进入经济扩张周期、杠杆率也得到控制,与索罗斯狙击港币时的情景大相径庭。

盛世永安是由5家上市公司、2家优质地产公司,2家专业投资机构共同投资的资产管理机构。股东公司为家喻户晓的生活服务平台58同城、大型商贸街北京秀水街、奢侈品及影视巨头耀莱集团、移动互联网提供商联络互动、移动多媒体平台提供商华胜天成、海南省最大混凝土生产企业海南瑞泽、百位企业家自发组成的神州企业家俱乐部。盛世永安致力成为受人尊敬,值得托付的财富服务引领者。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详细信息


   

Copyright © 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