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

深入解读Intel退出移动SOC市场: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硅谷百晓生2019-11-29 15:48:05

继万人裁员之后,Intel再一次成为业界焦点。5月5日,intel对媒体证实取消Broxton系列处理器产品以及SoFIA系列部分产品。还记得当年那个著名的段子:

 

1985年的一天,安迪格鲁夫与公司董事长兼CEO摩尔讨论公司困境。他问:“如果我们下台了,另选一位新总裁,你认为他会采取什么行动?”

摩尔犹豫了一下,答道:“他会放弃存储器业务”。

安迪格鲁夫说:“那我们为什么不自己动手?”



内心独白“终于把移动业务砍了,我太有魄力了”


Intel CEO科再齐在博客上发文进一步解释Intel的转型战略计划,由一家PC公司转型成为一家驱动云计算和智能互联的公司,并表达了对5个核心领域的信心:云计算、物联网、存储和FPGA、5G、摩尔定律。说得直白点就是收缩业务,放弃手机SOC,最多保留基带部分,公司重新聚焦回到数据中心和物联网业务。 但也有外媒一点面子也不给,公开叫板说Intel整体近年来表现实在太差,CEO辞职算了。


在上世纪70年代,Intel在存储器市场市场份额接近100%,但日本人后发崛起,依靠巨额资本投入和生产效率快速拉低产品价格,迅速吞噬Intel的市场份额,Intel作为存储器产品的先驱却并没有能力卖出更高的溢价,如果不主动放弃,未来利润率将长期下滑,公司只会变成另一个拼资本投入和规模产能的工厂,好在intel果断转型,放弃鸡肋的存储业务,继续在PC和数据中心领域用最好的产品赚到了最丰厚的利润。30年后,Intel在移动领域的失败却是另一个故事:


产品不给力


Intel在移动领域是个后来者,在移动处理器高速成长的5-6年中,Intel一次反超的机会都没抓住。2013年Intel发布的Atom z 2580可能是市面上能见到的最后一款手机SOC了,仅仅使用了 32nm的工艺,但同期发布的服务器芯片已经上到了 22nm,和当时的竞品高通600比简直被碾压,然后下一代  22nm的移动SOC产品居然 2015年才上市,然后跑分继续被三星高通碾压,人家华为和苹果直则16nm都出来了。。。

联想手机K900使用了intel处理器,上市价格3000多,半年跌到1900


队友不给力


由于移动SOC市场是在ARM的生态中爆发的,intel的x86架构想跑安卓的程序,需要多一道工序做指令集转化,天生就吃亏,而intel的老朋友微软这次扮演了猪一样的队友角色。想当初wintel联盟正是依靠兼容性和良好的生态干掉了big brother IBM,这次悲剧重演,只不过角色换了位置。intel虽然在 2011年投奔android怀抱,但是老朋友还得照顾啊,只不过结局就是大家确实绑在了一条船上,但说翻就一起翻了。。。


智能手机市场份额变化历史


同时下游合作伙伴也是相当得不给力。intel在产品失利的情况下祭出补贴宝刀想重演当年靠rebate拍死AMD一幕,可惜聪明人还是懂点历史的,手机厂商可不是当年被intel耍的团团转的PC厂商,几十亿美金砸下去不仅没有培养出一个生态系统,反而起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效果,吸引过来的都是些二流货色,真正的大佬们根本不care intel那点蝇头小利,而是不断打磨产品、渠道、品牌,创造了和PC行业完全不一样的一个手机产业链条。


战略失误


但是Intel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战略上出了问题,产品和生态的问题总可以解决,但时间不等人,市场不等人。Intel没有能够集中投入资源在产品上,反而瞻前顾后,导致机会窗口不断丧失,随着移动市场趋于饱和,三分天下已定,Intel再要想杀进去的可能性仍然有,但市场价值却几乎完全没有了。即便Intel现在勉强挤进去也不可能像intel在PC和server业务那样实现60-70%的毛利了。而从这一点来看,现在放弃掉手机SOC业务反而是理性的选择。


回过头来看,除了外部的客观原因,intel当时其实在战略判断上犯了大错误。一是对移动SOC的重视程度不够,产品一再delay,没有能踩到市场和技术发展的节点;二是对生态的支持不足,死守windows体系,很多新兴移动APP厂商并没有获得intel的特殊支持;三是补贴策略弊大于利,在错误的方向上砸了过多的资源。而intel在移动市场的失误恰恰源于其在PC和服务器领域的成功。





Intel成功的历史就是一部产业链霸主吊打其它产业链玩家的历史,Intel在PC和server行业面临的挑战和手机行业完全不一样,干的最多的事不是拿下大客户,而是通过各种手段控制产业链合作伙伴,然后应付一下反垄断官司,而这也依赖于Intel的核心竞争力——最先进的工艺和对x86架构的垄断。Intel作为老牌的硅谷公司,一直保留着纯粹的硅谷血统:挑战最难的事,做最牛的东西,赚最多的钱,至于成本,从来不是考虑的重点。而移动业务的失败,在intel迟迟不能拿出一款NB的产品时就已经注定。


Intel对于PC和server产业的控制力和移动行业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
 

遍历整个科技行业的发展历史,从风险偏好角度大概可以分为三种公司,第一种是以intel、微软、google、Apple、Facebook、uber为代表的行业领导者,他们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开辟一个前所未有的市场,创造出人们不曾想到的需求,而半导体、PC、互联网、智能手机、社交网络这些产品正是这一理念所孕育的丰硕果实,同时这一类的很多公司也承担了最大的风险,很多公司没能走到最后,先驱变先烈,倒在了成功的路上;第二种是以日韩公司、台积电、惠普、华为、百度、腾讯、阿里等为代表的行业跟随者,他们并没有创造出一个新的市场,但是通过技术和业务创新,也能创造出不错的产品,虽然利润率不如第一类公司,但往往规模可以做的更大,服务到更多的客户,同时由于风险较低,公司经营更为稳健;第三种是以戴尔、联想、富士康、京东方、山寨厂商为代表的成本杀手,他们的战略要靠低价产品去满足前两种公司没有覆盖的市场,低成本是核心竞争力,由于需求侧基本已经没有风险,只要能把成本降到足够低,商业模式上就不会出啥大问题。

 

这三种公司能在长期的市场搏杀中生存下来,都带有浓重的企业文化烙印,要想转型,意味着否定掉之前所有成功的逻辑,否定掉之前功勋卓著的大将,否定掉公司运作所有的成文的和不成文的协作规则,这甚至比创业一家新的公司还要难。


诺基亚由一个木材公司成为手机霸主的段子被人们津津乐道,但实际上,诺基亚是在1967年合并了芬兰电缆才获得了发展电子业的基础,在1992年处于财政困难砍掉了其它业务,以移动通信业务为核心,回头来看这根本算不上一个成功的转型案例,无怪乎之后面对市场变化无所适从,瞬间崩塌。回头再看小米的增长困局,联想的长期低盈利,百度的为虎作伥,其实当年成功的也依靠相同的原因,只不过时过境迁,当年的金手铐收紧了而已。

 

不仅仅是公司和产业,国家的战略选择同样面临的问题。宏观来看,一流的国家卖技术,二流国家卖体力,三流国家卖资源目前世界经济已经形成了负债消费中心(发达国家)、全球制造中心(新兴国家)、资源中心(材料和能源富足国家)相互依赖的三角循环,随着全球化程度不断加深,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带来世界性的危机。


非洲和中东国家精英也想启动工业化转型,但是面对“资源诅咒”,由奢入俭太难了,迪拜乞丐月入47万,哪个老百姓愿意去搬砖挖煤?新兴国家希望产业升级发展高附加值的行业,但低成本导向的产业协作体系如何能吸引高端人才?李开复说硅谷应届AI博士200万美元年薪,大概是中农工建一把手2015薪资之和的6倍多!发达国家不用说了,只能开足创新的发动机,持续开疆拓土,不断挑战高风险博得高收益,带领全人类文明持续发展的重任是卸不掉了,欧洲经济疲弱的核心在于创新动力不足,老本吃了上百年,现在又没办法降身价去和发展中国家拼体力,但过去称霸全球的时候谁又会在乎社会福利成本?

 

用一个“企业势能”的概念来解释,企业的发展需要顺应企业内部的文化、历史、价值观、核心竞争力和外部区域、法律、政治、环境,顺境的时候只能依靠渐进式的转型(内部创业、风险投资、收购造血等),逆境的时候则可以尝试更激进的转型(空降经理人、整体私有化、出售或者裁员等)。Intel在低潮的时候抓住机会做出长期的战略安排,在非战略性的机会点上下决心止损,又没有招致华尔街的过多苛责,算是走回了主航道。但关键的问题仍然需要回答,那就是Intel路在何方?其实intel数据中心EVP Diane M. Bryant之前已经给出了更具体的解释如图。可以想到,Intel的未来还是得靠勇攀科技高峰的一线研发工程师啊。


Copyright © 大洼县打印机价格交流组@2017